作者:夏依稀

這是一個 25歲夫君和35歲夫君相攜終身一生沒世的愛情故事,很經典,一同來看一下吧!

      我沒見過母親,不曉得她在哪裡,對她的局部凡是一無所知。我的出世地也不曉得是哪裡,父親說他是不才班的時候在一個垃圾箱旁邊撿到的我,這是在我結婚以後父親告訴我的,在此過去,我一直以為我是父親親生的孩子。父親一直勸說我去找我的親生怙恃,然而我一直都沒有行動,主要是心裡不想。也許我的出世對於我的親生怙恃來講即是一個包袱,所以他們才放棄了我,那麼這麼多年以後,我又何苦去打擾他們安靜的留存呢?我不想用“拋棄”這個詞,畢竟他或她還在包裹我的棉被裡放了一張紙條,下面寫了我的生日以及一些為什麼放棄我的理由和感謝美意人的話。世上的榮幸各有分歧,而可憐卻大抵相反。
我可以确定會是別人的麻煩,我的到來使父親一次又一次地獲取了結婚的機會,乃至於我都四歲了父親仍沒有結婚,畢竟哪個女孩也不願意一進門就給人當後媽,這也使父親跟他的怙恃之間的關係疏遠了。後來我問父親為什麼不把我送到兒童福利院,父親笑著說:也送過一回,但是回到家以後又特別想,每次去福利院看你,走的時候你凡是冒死地哭,後來就把你接回來了。我聽了,也是笑,可眼淚總是在眼眶裡打轉。

    我的家在東北,父親更是範例的東北男人,長得又高又大。記得小時候,父親用他的一隻大手就可以把我托著很高,也喜歡用他堅硬的胡茬在我的臉上蹭來蹭去,然後就留下一些紅印,他的寬厚的肩膀上也總是坐著我的小屁股。隻是我的家不像別人家那麼明亮,廚房裡鍋碗也很亂,不疊被子成了我們爺倆兒的配合愛好,吃得也不像別人家那樣一天一個樣,可以父親會做的菜也很少,即是連我的褲子短了他也沒把穩到。東北的水土很硬,能把男人養育成像山一樣特立,父親即是這樣的,東北的水土又很暖,能把男人養育成像春風一樣細膩,像冬雪一樣純潔,像晨露一樣晶瑩,小爸大概即是這樣的。

    在我五歲那年,家裡來了一個男孩,長得特別都雅,也很親切,大大的眼睛,一看到我就笑,還給我買了一大兜好吃的。父親對我說: “以後這位小叔叔就住在我們家了,好不好?”我就說:“那他能陪我玩嗎?”那個男孩笑著蹲下來,對我說:“當然能了。”從此,這個男孩就住在了我們家,剛開始我管他叫小叔叔,後來父親讓我管他叫小爸,這一叫就叫了三十五年。那一年小爸二十五歲,父親三十五歲。
  

    自從小爸來到我家,家裡就徹底變了樣:房子裡明亮了許多,摒擋得井井有條。父親和我的被子也被疊得整整齊齊的,我們的衣服也是平淡整整,幹乾淨淨的,我也不用不吃早飯就上幼兒園了。家裡的飯菜樣式也多了起來,父親和我也總是吃現成兒的,最垂危的我學會洗我的小襪子,那時候跟小爸一同坐在洗衣盆前洗襪子是最高興的事兒了,有很多的番笕泡,我就拿起一些吹向小爸,小爸就對著我笑,父親也在一旁笑。每天清晨我睡覺的時候,小爸總是輕輕地拍著我,嘴裡哼唱著,沒有詞隻有曲調,那應該是屬於小爸的搖籃曲吧,他每天唱給他最愛的兒子聽。有時候我問小爸要是夢到大怪獸怎麼辦?小爸就說,別怕,小爸會打敗怪獸的。遇到晚高低雨打雷,我會被嚇醒,這時候小爸就會跑到我床前,把我抱在懷中,告訴我:別怕,小爸在這兒。我特別愛聞小爸身上的味道,很好聞,那應該是慈愛的味道。

    小時候父親的怙恃很少來我家,我隻見過幾次。有一次是我要上小學的時候,他們來送了一千元錢。父親說孩子上學的錢己經交夠了,我們三口人過得還行。奶奶就說,拿著吧,以後用錢的處所還多著呢。臨走的時候,一直沒說話的爺爺說:好好對人家,人家跟你不複雜。父親就嗯了一聲,這時我看到小爸的眼淚奪眶而出。這以後,父親與爺爺奶奶的關係好了很多,遇到節日父親就會領著小​​爸和我一同去爺爺家吃飯。
小學一年級那一年的暑假,小爸對我說我們要一同回小爸的故土去看看我那裡的爺爺奶奶。小爸的故土在農村,那是一個很偏遠的處所,到處是山。當我們出現在小爸的怙恃當面時,我的這位農村爺爺闆著臉,沒有任何神采,大約算有神采,那應該是暴發的前兆吧,冷冷地問小爸:“這即是你說的跟你一同的男人和你的兒子?“小爸點了點頭,父親結結巴巴地奉上一句:”伯父好“。奶奶的臉上則是收斂的喜悅,忙前忙後地為我們準備飯菜。這一頓飯可以是我終身一生沒世中吃的最壓抑的飯了,父親給爺爺倒酒,爺爺喝了,父親就又倒一杯,然而卻什麼也不說,隻有奶奶給我加菜說:“來,孩子吃菜。”這一頓飯吃得漫長而沉悶,我很是膽怯,不曉得父親和小爸會怎麼樣。

      飯後我和父親到了另一個屋裡,小爸和爺爺奶奶在那屋不曉得在說什麼。後來就聽到了爺爺像豹子一樣的吼聲:我養你算是白養了... ...你給我滾,永遠不要再進這個家門 ... ...你改不改?再後來就聽到了類似鞭子的東西發出的抽打的聲音,也聽到了奶奶的聲音:你個死老頭子抽什麼瘋,孩子們有什麼錯?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生了他,你連我也打死得了。我不曉得什麼是母愛,我想這即是吧,無論何時,母親總會以樸實和寬宏的心來愛護著她的孩子。等到小爸回到這屋的時候,他的胳膊上,身上都有一道道紅紅的口兒,嘴角也破了,我很驚訝小爸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親流淚,他問小爸:疼嗎?小爸點點頭,父親就用手抹去小爸的眼淚,父親又問:恨嗎?小爸搖搖頭。
我們摒擋了一下,到車站坐車歸去。車剛開出不遠,就聽到車後有人喊小爸的名字,回頭一看是奶奶,她在後面跑著,但跑得很慢,她追著,但卻趔趔趄趄,風吹起她的斑白頭髮,奶奶真的老了。車停了下來,奶奶從車窗遞進來一卷錢,說:頭一次來沒什麼給你們拿的,這錢給孩子買衣服吧,別怪你爸,他即是那樣的人,脾氣不好,但人沒有壞心眼兒。有時間你就給媽來個電話,媽要是想你就坐車去看​​你,既然在一同,就跟人家好好過日子。車開了,小爸回頭一直看,泣不行聲。奶奶站在那裡,一直看著車上的我們,她像一棵樹,一棵站在村口等孩子歸來的樹。

    一年又一年,時間總是在無聲無息地流走,歲月也總是讓人老去。城裡的爺爺奶奶,農村的爺爺奶奶都相繼地離開了我們。儘管後來我們三口人跟他們的關係都在慢慢地變好,甚至變得有些難捨,但他們還是走了,留給我們哀悼。

     我慢慢地長大了,父親強壯而嚴厲,小爸儒雅而慈愛。父親崇尚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訓,而小爸則用他博大的愛身體力行地勸化和指點著我。每次在我調皮的時候,凡是小爸把我從父親的巴掌底下搶出來,然後告訴我是為什麼,我也一次次地曉暢一些道理。一次放學沒回家跟同學一同在學校踢足球,全國起了雨,我們踢得也更歡。陸續有家長來找孩子,大多不是一頓暴打即是一頓痛罵,而小爸給我拿來了雨衣,笑著給我穿上,用自行車把我帶回了家。我坐在車子後面,看著小爸的背,比父親的單薄,卻跟父親一樣的踏實。

      我上大學了,大學在省城。每次我回家,小爸都把我的衣服洗一遍,仔細地尋找有沒有開線的處所,假如開線了就給我縫好,我跟小爸說我自己能洗,小爸說沒事,也不費什麼力氣。我跟小爸說:小爸你有白頭髮了。小爸笑笑說,你都那麼大了,小爸當然也就老了。等我走的時候,衣服一定是整整齊齊的,包也摒擋得很利落。

     我戀愛了,有兩個女孩同時對我故意思,我舉棋不定。我拿照片給小爸介紹,說一個女孩看上來溫柔安靜,另一個則是開朗坦蕩。小爸笑著問我:你從前跟她們坐過公交車嗎?我不解,說:坐過很頻繁呀,從前去校外凡是坐公交車的。小爸又問:那她們誰給白叟和小孩讓過座,誰從來不讓座呢?我曉暢了,於是我選擇了那位開朗的女孩,她即是我現在的内助。結婚前我把我們家的事跟她如數家珍地講出,她又跟她的怙恃逐一講出,事故雖然盤曲,但仍舊是薄戀人終成眷屬。我們結婚那天,我和内助都執意讓小爸跟父親一同坐到台上來,我們好給他們行禮。但小爸卻說什麼也不上來,他說:我在台上台下都一樣,你爸上來就好了,這麼多人,以免讓人多想。父親挺胸擡頭地跟我的嶽父嶽母坐在台上,卻不時地用眼睛看著小爸,小爸在台下則是榮幸地笑著。婚後的留存,清淡而榮幸,其間也有吵罵的時候,内助每次都向小爸求助,於是我便招來小爸的一頓訓斥。我跟内助說,你在我們家,我家裡人都幫你,内助很稱心又很開心。

     父親跟小爸也有吵罵的時候。一次是在我小的時候不曉得什麼起因他們在那屋吵了起來,沒有聽到小爸的聲音,隻聽到父親說:你走你走,願意上哪兒就上哪兒。然後即是小爸奪門而出,我哭著在後面追,但卻看不到小爸的身影。小爸有好多天都沒回來,家裡也不像樣了,如同又回到了我和父親從前的樣子。留存沒有規律,屋裡也沒有氣息,父親終日不說話,我又總是哭鬧。一天清晨,我從夢中醒來,坐在床上哭,父親走了過來問我:你想小爸了是嗎?我說是。父親說:那我們把小爸找回來好不好?我愣住了哭,說好。於是父親就給小爸打電話,給小爸的同學朋侪打電話,給父親的同學和朋侪打電話,給小爸的兄弟姐妺打電話,但凡是一無所獲。往日诰日早上,我看到父親的嘴上起了泡,他是真的著急了,就連小爸的單位也說小爸請假了,我看到父親偷偷地抹眼淚,這是第二次看到父親哭。又過了幾天我放學回家,家裡傳出了炒菜的聲音,是小爸回來了,我一下就抱住了小爸的腿,問他這麼多暗中哪兒了,我好想他。小爸就說:我哪兒也沒去,我每天還能看到你呢。原來小爸就在家左近的一個旅館住,每天都能看到我上學,有時候還在我們學校外看我,而我這些都全然不知。晚飯的時候,父親專門開了一瓶紅酒,給我也倒了一小杯。父親舉起杯,想說什麼卻隻是嘴在動而沒出聲,臉有些紅,眼睛也有些濕。小爸笑了笑,我們三口人一飲而盡,從那以後小爸再也沒有離開過我們。

     父親跟小爸的另一次吵罵是在父親得了腦血栓以後。也不曉得什麼起因,父親那麼強壯的一個人卻得了腦血栓,經過極力搶救,命是保住了,留存卻不能自理。父親一貫是一個很要強的人,這麼多年來,父親即是我和小爸的支撐和寄托,他的突然倒下,不僅父親受不了,連我和小爸都有些不適應。父親辦了提早退休,為了照顧父親,小爸也辦了提早退休,每天在家裡給圍著父親。父親的性格有些倔,受不了自己的無用,也受不了別人身前身後地服侍自己。剛開始小爸做的飯他總是挑挑撿撿的,不是鹹了即是淡了,把碗也故意打翻,小爸就把碗換成鐵的。小爸給父親端水洗腳,父親再踢翻,小爸就又端來一盆,父親還說一些難聽話趕小爸走,我曉得父親的經管,他是不想拖累小爸。然而小爸卻沒走,仍舊在無微不至地照顧著父親。一次父親把洗腳水踢翻,熱水灑在了小爸身上,小爸哭著說:看你把我氣死誰管你。從那以後,父親再也沒有發過脾氣,慢慢地,他能拄著手杖自己走一些路​​了,真是慶幸。
      然而,儘管父親對小爸是那麼的寄托,小爸對父親也是那麼的依戀,入地還是沒有開恩,父親六十五歲那年離開了我和小爸。父親在祢留的時候,已不能說話了,我看到他的嘴在動,小爸握著父親的手,放在嘴邊,點頭說:嗯,淚水早如雨下。我想父親一定是對小爸說,我愛你。父親看著小爸,小爸也看著父親,小爸把額頭貼在父親的額頭上,父親流著兩行淚慢慢地閉上了眼睛,那淚水是酸楚的,流著他們這終身一生沒世的淒苦,那淚水是榮幸的,流著他們綿延三十年的愛情,那淚水又是眷戀的,因為就此他們關山迢遞。
      自從父親走後,小爸的肉體狀況每況愈下。頭髮白的就更多了,也掉的更多了,才五十多歲的人,已經出現了好多老年斑。我由於工作調到了省城,所以便在省城買了房子。内助說,一定要買三室的,然後把小爸接來一同住,怕小爸一個人住在原來的房子裡太孤單,又每天想父親,哪天別再出現意外。我跟小爸說了好頻繁,小爸都不來,說是省城留存不習慣,又沒有熟人。後來還是内助聰明,說讓小爸幫助我們帶兒子,現在兒子就要考初中了,我們倆的工作又太忙,沒有時間帶。這一招真靈,小爸很快就來了,於是我們又吃到了小爸做的可口飯菜,兒子也特別喜歡跟他的小爺爺在一同,小爸仍用他的慈愛照顧著他兒子的兒子。在兒子考上重點初中以後,小爸就執意要歸去,怎麼說也不行,沒辦法隻得將小爸送歸去了。我隻好打電話給小爸的侄子,他跟小爸在同一鄉村,讓他多多照顧。

     其間,我和内助一有時間就歸去看小爸,二年下來,感覺小爸很困苦,自從父親走後,家裡就一直沒變樣,還是父親生前的樣子。哀悼,回憶,這些看似美麗的詞把小爸折磨得沒有了一點肉體,隻有看到我們來,他才表露從前的笑,但卻加著淒涼。

     在接到小爸的侄子的電話前,我跟内助還籌劃近期去看小爸,然而他的侄子卻說小爸病重,可以要不行了。我們飛奔一樣趕到醫院,小爸如同在堅持著等我們來,等他的兒子來,等他兒子的内助來,等他兒子的兒子來。我握著小爸的手,小爸跟我說:我不能再幫你照顧孩子了,幫不上你什麼忙了,你們要好好過日子。留存即是這樣清淡,而愛卻讓它變得有滋有味,你們要好好相愛,這個天下很寬容,要感謝寬容。我可以是太想你爸了,我曉得他也在等我,我總能夢到他,讓我夜夜不得安寧,我就快見到他了... ...
    在醫院那幾天我不離小爸的支配,但還是沒有能留住他。他走得很安詳,也沒受太多痛苦。

     我總覺得入地對他們太不公平了,讓他們都不是很大的年紀就離開了這充滿酸楚而又甘甜的人間,讓他們隻享受到了三十年的愛戀便又讓他們遭受天人各一的哀悼。但我又覺得入地是公平的,讓他們把前世沒有繼續完的愛戀又在今生繼續了三十年,隻不過為了這短短三十年的愛戀,他們中的一個人得遭受性別的變更,而另一個人到了期限得先離開,還要忍受世俗的目光,讕言的指責,泣血的鞭打,病痛的折磨。然而小爸,終身一生沒世為別人太多為自己太少,終身一生沒世與這些懲罰抗爭的人,他沒有輸。他遭受了性別的變更,他忍受住了來自世俗的局部,他遭受了鞭打而不出一點聲音,他把病魔趕走而讓父親站了起來看到了盼望。即即是父親先離開了,他也要抗爭,短短的五年,他不選擇分離而寧要另一天下的相守。
    我沒見過母親,但小爸如母。我或許上輩子即是他們的孩子,入地看在他們那麼深愛的份上,不忍心把我同他們分開,於是今生我還是他們的孩子。而我相信,我來世仍然是他們的孩子,因為他們的愛戀還在繼續 ... ...


    有時候我想,我要是長不大該多好,那樣父親就不會走,小爸也在,然後我們永遠也不分開 ... ...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