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一個異性戀的遺言,我把它轉載給廣大作者,目的是歌頌這對異性戀者對愛情孳孳不倦追求、對社會世俗堅持不懈的鬥爭。他們演繹了當代的梁山泊與祝英台美麗的愛情故事,唱響了我們這個時代異性戀愛情的最強音。同時也給予了廣大異性戀者對愛情對理想的追求以精力上的鼓勵,也渴想廣大異性戀顧惜生命、顧惜冷清!

故本家兒人翁是一對還沒有過完19歲生日的高三男性學生,他們相愛了,但他們的行為遭到了社會的歧視,遭到了父母親人的反對。他們懷著在對社會世俗的仇恨,對人們、對親人的不睬解,進行了抗爭,他男友在兩天後果胃穿孔大出血不治而亡,由於他們的長輩們不讓他們在一起,他的冤家是以絕食抵禦。他也準備去尋找他的冤家。在他準備到天國去尋找真愛的前夕,給他的親人留下了一封感人肺腑、催人淚下的遺書。

  
    人們,我想告訴您,今天我的生命裡失去了和母親一樣親的人,現在我別無選擇,唯有以死亡的辦法來結束我不能承受的苦楚。

人們,我是一個還沒有過完19歲生日的高三學生,我男友在兩天後果胃穿孔大出血不治而亡,原因是長輩們不讓我們在一起,他絕食抵禦。

我的男友個頭很高,喜歡打籃球,在我的眼中,他是一個奸人,雖然他貪玩,經常惹是生非,但這無法改變他與生俱來的殘酷與單純。他愛打抱不服,可是他從來沒有欺負過別人,同學有難,他總是第一個衝上來幫助別人;他偶爾會犯懶一下,早上不起床,讓我向班主任請一個早讀課的假,可是他平時迥殊勤快,總是把房間收拾得乾乾淨淨,我們的衣服凡是他洗,他嫌我力氣小,洗不幹淨;他殘酷,從來不願意殺生,哪怕是隻老鼠,他最可能是打開房門,拿掃帚打它出去。他不販毒,也不大概或許拐買兒童,他更沒有殺過人,我一直都稱他是“哥哥”,在學校裡,他像一個年輕哥一樣照顧著我,保護著我,免受人欺負,而我無力報答他,隻能教他學習,催他更正。

我們彼此迥殊相愛,每天在一起都很開心,我們偶爾會頑皮地捉弄別人一下,但我們從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每天都在一起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他想大學畢業後去邊遠山區當老師,去幫助那些失學的孩子;我的心比他野良多,我想大學畢業了搞生物研究,像袁隆平那樣,讓水稻長得像高粱。我們都熱愛這個地球,愛我們的祖國,愛著父親和母親、兄弟和姐妹,愛著先烈們,愛著周總理,愛著學校,愛著同學,愛著英超,愛著NBA,愛著這個全國上一切明麗和殘酷的東西。

也許您會覺得高三的學生不應該談戀愛,差生才會幹這種事。是嗎?那麼請您回憶一下自己的十八、九歲是怎麼度過的吧,您每天都好好學習,一點這樣的想法也沒有?如果你出在文明大反動年代,對象靠人介紹,那我就無話可說了,畢竟我們是青年人,已經發育了四五年了,這種事就像壓在石頭下的樹芽,壓得越重,樹芽越頑強,而且樹幹還繁雜長成畸形,順其自然,火暴引導方為下策。我們班上50%以上的人都在談戀愛,我和我的男冤家凡是班上前幾名。

說到這兒,也許您會扼腕嘆息,可是這個可惜确定是有一個條件,那就是:我是一個女孩子。可是您想錯了,我也是一個男孩。

您未必會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釋然開暢,是的,我們是異性戀。於是您覺得家長的反對便理所當然,我們應當被天誅地滅。於是我們忽然就變成了十惡不赦的壞人,我們所做的功德所有無效,所做的不好的事便統統要乘以十,歸根結底凡是因為我們是異性戀。

請讓我淺笑一下,緩解我心底不甘的苦楚。

人們,也許您一看到“異性戀”這個詞就想起了打扮服裝濃裝豔裹的妖豔的人妖,對不起,我們沒有這方面的癖好,我們和您周圍的每一個往常的男性一樣,沒有一點怪異,沒有染髮,沒有戴耳環,沒有紋身也沒有戴戒指,我和我的男友穿著往常得不能再往常,說話動作一點也沒有女孩子氣。如果你看見我們,根本不大概或許把我們的樣貌和異性戀聯繫在一起。

也許您會覺得,異性戀要麽是十惡不赦的壞人要麽就是令人極其噁心的變態。在您下了這個定義之後,我想問,什麼是壞人?最簡單的例子:一個人,他殺人,那他是壞人;一個人,他搶劫,那他是壞人;一個人,他販毒,他奸騙弱夫君,他縱火,他是壞人;因為他們都傷害了別人,請問,幹這些壞事的人凡是異性戀嗎?不是,反而凡是些所謂的正偉人。人們,在您的認識中,那種打扮服裝得妖媚的男人是變態,奸騙小女孩的禽獸是變態,進攻中國的日本軍個個是變態,父女戀是變態等等,根據這些,您得出了結論:異性戀也是變態。那麼我想問您一個問題,如果您周圍的人都大概把舌頭捲起來,而您卷不起自己的舌頭,您就是變態嗎?人們,如果您是男性,您周圍大部分男人嗓音都很粗,而您的聲音比他們的要尖一些,您就是變態嗎?當然,您不是,因為這些東西都不是由自己能決定的,是天生的。人們,我們異性戀人群也是天生的,並不是我們想變成這樣,並不是我們放著女人不喜歡,非要去喜歡男人。

人是多樣的,就像有的人是色盲,紅色和綠色在一起就分不開一樣;就像有的人是A型血,有的人是B型血一樣,您不能因為A型血的人多,B型血的人少就,就覺得B型血的人是變態啊。異性戀比色盲常見良多,這是一個龐大得可怕的數字,他們就保存在“畸形”的人中間,也許某一天,自身都開放了,能承受這個事實的時候,您會發現,你周圍的某幾個同事,和您相處得好的某個冤家,大概您的某個侄子,大概您最掩護的某個人是異性戀。在現在這個環境下,自身都不敢向別人承認,異性戀中絕大部分人是天生的,現在的醫學還無法解開這個謎,異性戀和道德水平無關。

任何一個圈子裡,都會有奸天時壞人,猶大是耶穌的弟子。做小偷的,當然,也有異性戀。一個非壞人的男異性戀者,唯一的“惡習”就是不喜歡結婚生孩子,不喜歡和女孩子在一起,他們對女孩子沒有感覺,就像您看見赤身裸體的異性的身體一樣,沒有任何感覺。小時候,他們不懂事,無從知曉關於自己的種種,等長到了十五六歲,漸漸領會打聽一些道理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是異性戀。他們從小到大就覺得自己是男孩子,和男孩子在一起玩耍,具有了所謂畸形男孩子的品質,有了部分男孩子應有的觀念與思維,以是他們絕對是一個畸形的男孩,唯一差别的是,他們喜歡的不是女性。當有一天,他們找到了有著同樣理想與追求的男孩子,和這個男孩子在一起,他很開心,他寧願每天和這樣的冤家在一起學習,一起放工,一起保存,願意為這個男孩子兩肋插刀,喜歡照顧他,疼愛他,既像哥哥疼愛弟弟一樣,又像愛人之間的熱情,這個就是你們稱之為的“異性戀”。

您大概認為異性戀不是常態,而是一種病,像先本能心髒病之類的,既然是病,總有治療之道,您知道嗎?這個全國上,有多少億的異性戀者,但沒有一例異性戀成功變成異性戀的例子,除了那些暫時性的假性異性戀,也就是說,現在的醫學還治不了這個“病”。那些所謂的醫學專家們所用的動作,無非就是心理表現法,雄性激素,電擊法,催吐法等等無聊且無用的掩耳盜鈴的本領,似乎你是B型血,無法通過心理表現法就會變成A型血一樣;就像您是黑色的眼睛,當您一想到這個的時候,就用電擊一下,讓您不斷地想像您長著藍眼睛,慢慢地就會變成藍眼睛一樣,這些做法是多麼荒謬,可那些專家們說這頗有效呢!這些以賺錢為目的的機構,所謂的心理診所,他們才是真的成心理病。

人們,異性戀在國外幾十年前就已不再被納入精力病的行列了,相信在幾多年後的中國,也一樣不再把它納為精力病。也許您要說,怎麼從古至今異性戀都沒有今天這樣放肆,即便有,哪個不結婚生子?怎麼現在恰好冒出這麼多異性戀來?還哀告這樣那樣的,你們好好找個女冤家,一起保存不成嗎?就像現代人那樣?

  您知道嗎?如果讓我們和女性接吻,就相當於讓您與異性接吻**一樣,其感覺不言而喻,您會噁心至極,我們也一樣。人們啊,打個例如,如果您十月懷胎生了一個女兒,可是公公、丈夫都想要兒子,您會不會怪自己的肚子不爭氣?顯然您不會,這並不是您能決定的,可是古時候的婦女都已經怪了差不多五千年了,你也就責怪一下自己,不成嗎?也許您會笑著說,這是無稽之談!古時候科學不發達,女性們不知道生男生女是隨機的,而且決定胎兒性別的染色體在男方,現在醫學發達了,自身都知道了,确定就不會怪自己肚子不爭氣,除非是神經病,大概是個極無知的人。那麼,我想問您,今天醫學更加發達了,科學家們已經證領會打聽異性戀也是天生的,更不是精力病,那麼為什麼您還要怪我們是異性戀?這能否大概用“無知”兩個字來解釋呢?在一百年前,女人不裹小腳會被它人恥笑,現在想起這些事件來,您是不是覺得怪誕?相信再過不了一百年,您的子孫同樣會認為您對異性戀的見地怪誕。

也許您會說:誰讓你們是異性戀,自認可憐吧,異性戀是違反自然規律的,以是不應該生存在這世上。殘酷的人們啊,可憐在我們出世時已經降臨到我們身上,我們不影響你們的保存,也不動亂社會治安,我們一直都奮力做著一個奸人,為什麼我們活著,卻成為了您的眼中釘?如果某一天,您發現,你的兒女,大概您的父親,大概你的兄弟姐妹,大概您最佳的冤家,甚至是和您保存了幾十載的愛人是異性戀,隻是迫於傳統觀念和壓力一直不敢說,一直苦楚而堅強地忍著,您還會這樣詛咒嗎?你也許現在取笑了起來,是的,您當然在取笑,因為您認為這些情況不大概或許出現,對嗎?

人們啊,您知道的關於異性戀的東西太少了,在一些開放的東方國家,大約有5%至7%的男性承認自己是異性戀大概有異性戀傾向,女性稍低於這個數字,咱們中國,十三億人,按個這比例來算,中國有多少?您也許覺得我是在危言聳聽,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四、五十年後,如果您還活著,您看有多少人會站起來承認自己是。如果某天,您的家屬裡有位成員是異性戀,請您不要覺得他讓您的家屬蒙上了龐大的恥辱,誘惑著他和我們一樣,唯有以死亡才略求得解脫。您可知道,全國上多少偉大的人凡是異性戀?異性戀是一個比旁人更分明奮力的群體,以是良多異性戀都迥殊優秀,絕不是地痞潑皮一類,非常是藝術界,範思哲,莎士比亞,柴可夫斯基、柏拉圖,張國榮,甚至林肯、牛頓……

我的男友是一個孝順的兒子,他瞞了家裡,是怕母親傷心,是怕父親肉痛,想不開,我也是,我怕我母親知道後,思維擔負重了,我從小到大無數次傷了母親的心,我實在不願意再傷害她,她迥殊傳統,迥殊殘酷,這個消息對她來說是緻命的,部分我一直一個人挺著,一直都不敢和她說心事。

平庸,我的愛人他走了,他是這世間我唯一像愛母親一樣深愛的人,我愛他,殘酷的人們,也許我小,不懂什麼才叫愛,但我真的願意一輩子和他在一起,過著往常的兩人保存。他走了,我也沒有了生存的意義。

人們,我迥殊羨慕您,您是多麼地厄運,大概冷清自由地談著戀愛,大概和自己的愛人灼爍規矩地在一起,冤家祝願您,家人否決您,而我們隻希冀能好好地和愛人平靜地保存,殘酷的人們啊,我們沒有憤憤不服,責怪命運的不公,我們隻求能生存在一個對等而沒有歧視的全國上;我們多渴想能看到幾多年後,人們說起異性戀時不再談虎色變,異性的戀人也能灼爍規矩地大巷上手牽著手;我們多渴想也能成為我們生存的這片充滿愛與包容的華夏地盤、她寵愛的臣民,哪怕這必要生命的代價,我們死而無憾,無怨無悔。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