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均館緋聞》原著第二集翻譯桀驁的洞房花燭夜

(轉載請闡明)

by haimenhaidan,轉載請闡明http://hi.baidu.com/haimenhaidan/home

 

曩昔看第二部的目錄,第三章是「怪物新郎」,我還以爲是說佳郎呢,沒想到是說桀驁。挺存心理的,禁不住翻出來給巨匠看看。很守候桀驁的豪情線!

 

「今日是你的婚期。」載申舀著飯的勺子哐啷一聲掉下來。

好長時間臉上毫無紅色。

雖然「今日是你的死期」這句話經常從父親嘴裏聽到,但剛剛這句話卻如此陌生,乃至讓他懷疑是不是巨匠聽錯了。

就說近來怎麽猛然這麽不想回家,

文根秀站在飯桌旁的對兒子文載申說道

「廢話少說,假如想毀了新娘的人生,你就逃竄吧。」

「哪個肉體不畸形的人家,竟然願意把女兒給我這出了名的無賴?」

「還不是托了你爹我的福。」

載申腸子都糾結了,領略是連巨匠女兒會不會每天被優待都非論,同心專心隻想和吏曹判書府上結親的傢夥吧!

 

父親用力關上門進來後,載申狠狠挖了一勺白米飯塞進嘴裏。

他正在一個人吃早午飯,但總是壓制不住怒火。終於把勺子一扔,在地闆上躺成大字形,天花闆上彷佛浮現出或人的臉。

「他媽的!」越是發火,那張臉越是清楚明了起來。

嘴裏滿滿的飯,咕嘟一聲咽了下去。

飯是好不複雜下去了,但是那張臉卻還是很清楚明了,載申對還想著已經嫁爲人婦的巨匠,感覺無言,不絕大笑起來。

「哈哈哈,白癡,我這樣還算男人嗎?」

猛然從地上爬起來,在書桌前,拿起毛筆寫下了一首悲涼的情詩。以

一個溫柔的夫君的角度,寫出現在巨匠的豪情,最後沒忘記在漢字寫成的詩句下附上評釋。

兒子的房間太過安靜,根秀感覺很異常,不停站在外邊沒有離開。爲了以防萬一,他已經叫了四個壯丁在概況守候。假如他真的逃竄,就用繩子綁住他。但是這所有也彷佛太安靜了。

偏偏這時一個下人拿著準備好的禮服過來,文根秀用手勢抨擊她趕緊進去,但是這個下人怎麽會不知道少爺的火爆脾氣呢?隻好帶著一種進地獄的表情,硬著頭皮進去了。

和進去時的表情差别,出來時下人的表情彷佛被鬼附身了似的,文根秀小聲地問:「裏面什麽動靜?」

「好奇特,竟然沒有大吼大叫。」文根秀心急了。

「真是!這個我也知道,還有呢?」

「在安靜地寫字,我說讓他換衣服,他就往禮服看了一會兒。」

文根秀讓使女退下,然後叫來四個壯丁,正操持硬闖進去逼載申換衣服時,難以相信地變亂發生了,載申自個兒換好禮服從房裏走出來。他在地闆上坐下,對下人喊道:「鞋子!」

文根秀太過驚訝,下人還沒動手,自個就親自把鞋放到在兒子腳下。這是連他巨匠都沒意識到的行爲。地下不出所料,兒子又開始毒舌了。

「您幹嘛這樣?一點體統都沒有。」

「這小子!這種時候應該低頭緻謝才對,怎麽讓你這小子通過科舉的?我假設還在司憲部做的話,定然把你罷免。」

「哈!所以說必須得有人去監督一下司憲部的那群飯桶,巨匠腳臭都不知道,整天關心人家腳臭不臭。」

「你說誰是飯桶?」

「我說的是司憲部那群人,什麽時候說身爲吏曹判書的您了?不要隨便誤解別人的話。」

文根秀很想狠狠教訓他一頓,可硬是忍下來。現在假設開始發飈的話,估計到天黑都別想結束。而且最多這小子還是巨匠乖乖穿著禮服出來的。就算要打死他,也等孫子生出來再說。

雖然這兩個人互相報怨對方脾氣暴躁,但在別人眼裏看來是百分之百「有其父必有其子」。文根秀在朝廷裏也是出了名的壞脾氣第一名,有時候連皇上都比不過他,但是現在載申登科後,他也該讓出那第一名的位置了,載申穿上鞋後站起來。

「去哪?」

「您不是讓我去成親嗎?」

文根秀因爲這不測的話,楞了一下,用下巴指了指附近已經做好出發準備等著的一群人。

「去那邊上馬,他們會帶你去的。」

嘴上嘀嘀咕咕埋怨太麻煩,可載申還是巨匠走過去,騰地上了馬。這樣一來,做好萬般準備的四個壯丁也無用武之地了。

「雖然是我的兒子,可還真猜不透二心裏終究在想什麽。你們四個還是跟過去,在入洞房曩昔不克不及掉以輕心,在一邊看著他,聽到沒有?」
「是!」

根秀看著和壯丁們一起出發的隊伍,感覺像在做夢似的。不是因爲太感覺,而是準備花鼎力氣的變亂卻無聊地結束,豪情彷佛什麽都沒做一樣空虛

「等一下,你這傢夥,彷佛臉還沒洗啊!」

文根秀趕緊跟著兒子的隊伍向大門标的目的奔去,但是想再把他拉回來洗臉,爲時已晚了。

載申的隊伍足足走了一個時辰才到達目的地。四個壯丁一刻都沒放鬆自創,可載申巨匠一點都沒有逃竄的想法。當然,要成親的欲望也是沒有。允熙的臉在刻下一下一下閃著,他的腦海裏無數的詩像和著眼淚磨成的墨水一樣蔓延出來,不絕作成又不絕擦掉。所以到達時,他腦子裏寫成的詩,大概比他這輩子寫的詩還多。

「切!假設寫下來的話,估計能出三、四本詩集了。」

這是他下馬時說的第一句話,因爲對這樁婚事沒興趣,所以對新娘家也是如此。對新娘沒什麽感覺,對周圍的狀況也齊截無視。所以到了以後,他還在歡悅抹去刻下的那張臉,嘴裏嘀嘀咕咕地吟著句子。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喧鬧的人群中出現了一個領會的臉,一邊揮手,一邊對這笑,是勇河!連巨匠都不知道的婚期,那傢夥終究是怎麽知道的?載申不禁自主地環顧他周圍,發現沒有其他領會的臉在這裏,立即失去了興趣。

 

由於新郎來得遲,所以連喝口水的功夫都沒有,就直接向新娘家移動了。撮合的賓客,曩昔都聽到太多關於新郎的恐怖傳聞,可這新郎彷佛和傳聞差别,長得英挺有肉體,巨匠爲了看他,亂哄哄地擠來擠去。這終於讓本來就歡悅忍著的載申神經過敏了。

「該死!看什麽看?」

雖然這句話喊得也不比平時大聲,但是周圍撮合的看客頃刻間都散開了。然後遠遠站著彼此之間議論紛紛。

「啊一古,看那人的脾氣。看來傳聞凡是真的啊。」

「所以到了這年紀還沒能成親唄。看看,看看。從剛開始就不停在嘰嘰咕咕地駡人,真是可惜了他的長相,可惜了。」

「長得肉體有什麽用?據說被那新郎打死的人不計其數,我叔叔的朋侪的親家的堂弟,曩昔和他一起在成均館的,所以知道得很明晰,據說他經常四處轉悠到處殺戮呢,總之還是不要靠近他。」

「啊一古,我們殘忍的小姐,真是太可憐了,怎麽辦?攤上個馬屁精的爹,才落得嫁給這種壞男人的下場,嘖嘖嘖。」

「錢、權力再怎麽好,凡是她爹得利,小姐能得到什麽啊?這樣行使巨匠的女兒,會遭天譴的。」

這些對話都原副本本傳到了勇河耳朵裏,所以他費了好鼎力氣才忍住讓巨匠不爆笑出來。假如在這裏大笑的話,估計馬上就會挨載申的拳頭,那麽傳聞愈加要傳得沸沸揚揚了。來到醮禮桌前,和新娘對面站好後,載申才開始好奇巨匠的新娘長什麽樣,仔細一想,彷佛連對方的名字和年齡都不知道呢,載申透過面紗略微偷看了一下,但是由於醮禮太熱鬧,還有那身新娘禮服的掩蔽,連最根蒂基礎的都沒瞄到。載申的好奇心沒堅持多久就熄滅了。因爲勇河老是跟在他旁邊笑,轉移了他的留心力,要不是看見巨匠不知長相的新娘在刻下瑟瑟發抖,他必定早就受不了勇河的笑容,還有那長到令人厭煩的婚禮。

「你一個人來的嗎?」載申一邊不耐煩地問道,一邊在勇河邊上坐了下來。本來坐在統一桌的人,瞬間拿起各自的飯碗逃竄了,空空的桌上隻剩下了兩個人。

「喂,快坐下。怎麽,行禮都結束了?」

「結束了才過來的唄。其他人呢?」

「大物公子當然在歡悅掙錢了,佳郎現在估計在到處奔走吧,他們倆都不知道你今日成親。」

載申是早飯還沒吃完猛然被拉過來的,所以先開始祭巨匠的五臟廟。然後又拿了幾瓶酒過來放在背後。

「佳郎爲什麽奔走?」

「就是說啊,讓他爹放個屁就能夠解決的變亂非得巨匠享福,現在這個世道剝削無辜老黎民有什麽稀奇的,就怕誰不知道他是個書白癡。」

「還不如多疼疼放在家裏的内子呢,換做我的話,光是看著她的臉都覺得時間不夠用了。」

載申爲巨匠嘴裏講出的話感覺懊惱,端起碗把滿滿一碗酒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然後瞪了一眼旁邊監視著巨匠的那四個壯丁。這邊一點逃竄的想法都沒有,他們卻還是連結高度緊張。勇河假裝沒聽懂他的話,說道。

「你内子俊麗嗎?」

「還沒看到臉呢,漂不俊麗我怎麽知道?」

載申連喝了兩碗酒,嘀嘀咕咕說道。

「不知道佳郎的婚姻保存順不順利?右議政大監的性格可不一般啊!」

勇河沒有答複,現在載申還是不知道爲好,反正現在連他巨匠也不知道巨匠在說什麽,載申因爲連成親的日子都不停想起別的女人的臉,所以對巨匠很生氣,像要在桌上砸個印子出來似的用力把酒碗放下。雖然發出「哐」的大響,可誰也沒敢往這邊看。幸好碗沒有碎,他又倒滿酒,很快杯內又空了。這樣重複了幾次,監視著他的壯丁們表情開始有點生硬了。天氣漸漸變暗,新郎入洞房的時間到了,可載申已經酩酊大醉,以大字形躺倒在地。

不停閑著的四個壯丁,托喝得不省人事的載申的福,終於找到變亂做了。除了這四個人之外,絕沒有別人鼓得起勇氣去碰這個美名昭著的新郎。他們每人抓住載申的一個胳膊或腿,一人一個剛剛好。載申就這樣被挪到了故園。他們硬把失去意識的載申放好,憂郁地離開了。因爲他們的任務就是到「進故園爲止」,後面的事和巨匠沒關了。

可憐的新娘蜷坐在房間一角,看到壯丁們進來後,才稍稍向新郎靠近。透過衣袖看到的新郎的樣子,因爲灰暗的燭火顯得不是很清楚明了。腦袋垂著,彷佛馬上要倒在地上似的。猛然載申腦袋一歪,差點摔倒在地,但是新娘伸出雙手,快步托住了他的額頭。因爲這一衝擊,讓載申的意識回來了,新娘猛然發現巨匠的手還扶著新郎的頭,於是用恐懼的眼神看著載申結結巴巴道。

「那,那,那個……

「什麽啊?啊,對了!新娘。我已經成親了吧。」

他被酒氣籠罩的眼睛,隱隱約約看到了新娘的鳳冠。

「沒錯,要把鳳冠拿下來。衣襟也……

他的大手撲向那發冠。但是由於簪子卡著拿不下來,弄了一半放棄了。然後又抓住了衣襟,但是也沒能完全解開。

「他媽的!我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你巨匠看著脫!」

載申舌頭打架地喊完,又啪嗒一聲躺下,完全失去了意識。被嚇到的新娘好長時間一動都不敢動,然後輕輕碰了碰新郎的腳尖。什麽反應都沒有,應該是睡著了。她苦惱了一下,遵照新郎的吩咐巨匠解開了髮冠。然後脫下因爲太大而綁手綁腳的禮服,彷佛怕發出什麽聲音似的輕輕疊好。燭光肅靜地映照著四肢舉動都還很纖細的小新娘----潘多芸。她的眼淚将近爆發似的,注視著比蜈蚣還恐怖的壞新郎。

但是不停動來動去的載申猛然坐了起來,本來就被嚇得臉色蒼白的新娘,彷佛看到屍體猛然醒來似的,嚇得魂飛魄散。叫都叫不出來,隻是憋著氣往後退,不自創打滑往後摔了一跤。由於巨匠的失誤,她感覺更恐驚了,趕緊翻過身,慢騰騰往後爬。但是這次又因爲不同身的衣服老是繞到腳,隻能不絕掙紮。越是歡悅想要逃竄,越是纏得更亂。

就在眼淚傾瀉的前一刻,多芸猛然意識到彷佛是巨匠一個人在折騰。所以停下動作自創地看向身後。載申雖然坐了起來,可意識還是沒恢復,倒是說了一句話。

「呀,熄燈!」

她還沒來得及思索,就趕緊把燈吹了。結果副本不克不及用嘴吹滅的故園喜燭就這樣被吹滅了。載申因爲有不穿衣服睡覺的習慣,無意識中就把布襪和上衣都脫得赤裸裸的。然後穿著褲子和襯褂又睡了過去。根本不知道這短短的時間內,讓巨匠的新娘流了多少冷汗。

多芸丟了魂兒似的坐了好久,剛剛濕漉漉的冷汗漸漸掉落,彷佛也不那麽恐驚了。然後狂放的好奇心也浮上來。雖然新郎的各種惡名早有耳聞,但是新郎的臉卻還沒見過。因爲巨匠都隻對她說他的惡行,並沒有說起他的表面,即便剛剛因爲恐驚沒能好雅觀他,但他絕對不是巨匠曩昔想像的那種兇惡山賊。

 

多芸這次鄭重地行動了,她決定伸長巨匠的腿碰一下他看看。雖然想從他身邊逃竄的豪情不停在把她往後拉,相同,好奇心卻驅使她把腳往前伸。就這樣在那邊磨蹭了好久,在腳尖将近痙攣時,終於腐朽遇到了新郎。載申什麽反應也沒有,於是她愈加興起勇氣用腳底推了他一下。還是沒有反應。這次真的睡死了嗎?多芸這才靠近他身邊坐下。

可雖然歡悅興起勇氣,但是太暗了根本看不清。需求蠟燭。多芸的視綫停在了巨匠吹滅的燭臺上。然後又像小狗抖掉水珠一樣死命搖頭。那太危險了。但是就這樣僵持這個機會的話又有點可惜。多芸進行搖頭,用手推了推載申。沒醒,她興起最後的勇氣點上了蠟燭,燭光彷佛比平時亮了好幾倍,她的膽子更小得像豆子。

 

多芸想仔細看看他,於是端過燭臺,燭光起首照亮了他的大腳。然後經過他的長腿。雖然早就想到新郎的個子應該很高,但是蠟燭經過的時間還是相當長。燭光來到了他單褂翻起的腰部,她拿著燭臺的手有點發抖,因驚嚇暫時停了一會。新郎的一側肋骨有很清楚明了的大疤痕,證明那些傳聞。然後看到了他的手,就像大腳和長腿一樣,他的一個手也大得足以比得上她的臉。挨這樣的大手一個巴掌的話,估計身子都會折斷吧!而且那手上也布滿了大巨輕微的疤痕,燭臺冉冉向載申的臉靠近,但是快照近新郎的臉時,多芸卻不禁自主緊緊閉上了眼睛。感覺彷佛是一個殺人怪物躺在後面似的。多芸鎮定了一下豪情,吃力地睜開了眼。噗嚕嚕發抖的眼簾隻擡起了一側。

「哇!」

多芸剛剛恐驚時都不停緊閉嘴巴忍住的叫聲,在看到他的臉時變爲感嘆。長得這麽雅觀的人比怪物還暴虐?因爲古怪感,她無法把眼睛從載申的臉上移開,但是很奇特。他的眼角有什麽東西在閃爍。雖然一看就知道那是什麽,但因爲和巨匠不停以來聽說的新郎太不搭調,她用指尖摸了一下,感覺到水汽。近來沒有下雨,不成能是天花闆上掉下了的。多芸馬上就明晰了。這是部門人,特別是她巨匠,都有的叫做眼淚的東西。多芸不知所措,趕緊環顧了一下周圍,想找個能拭去它的東西。她發現有一塊潔白的布像毛巾一樣放在邊上。雖然不知道那副本是幹什麽用的,但是先趕緊先拿過來輕輕擦去了新郎的眼淚。擦過之處眼淚又淌下來。她又輕輕擦掉。恩~~載申隻是略微皺了一下眉頭,多芸卻嚇了一跳,趕緊把燈滅了。然後像石頭一樣僵著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兒,多芸愈加生硬了。因爲載申扭過身子把臉埋在了她膝蓋上。無法呼吸,心臟也彷佛停了一樣,多芸這才知道。在悍然裏,在睡夢中,他借著酒氣在啜泣,聽別人說上去那麽恐怖的一個男人,個子這麽高大的一個男人,在哽咽啜泣,如此悲傷……是以,她不忍心挪開被他占據著的那小小膝蓋。

 

 

黑漆黑載申的手動了動,在枕邊索求了一下,發出吃力的太息。

「嗯,嗯…………

房間被燭光照亮了。他費力地撐起家子,抱著痛得将近裂開的頭。

「媽的!那個,這」

載申看到了猛然遞過來的碗,是水。因爲口太乾,他看都沒看對方一下就咕嘟咕嘟喝起來。但是這個味道有點怪,他從嘴邊端開看了看碗裏,不是因爲嘴巴太苦才覺得這個水甜,而因爲那個就是蜂蜜水。載申這才睜開眼睛,勉強瞇著,看了看後面。

房間裏隻要一個低著頭捏著衣角的小丫頭,她長得太過嬌小,彷佛隻要大大的眼睛和光潔的額頭比較引人留心。看上去也就隻要十二、三歲的樣子,應該是新娘的丫頭。脫下髮冠和大禮服,隻剩下嬌小身軀的多芸,比本日看起來還要小良多,是以載申做夢都沒想到刻下這個奼女就是巨匠的親愛的。

 

載申把蜂蜜水局部喝完,概略味覺冉冉回來的緣故,感覺這蜂蜜水甜得舌頭都将近掉了。與其說這是水,還不如說這是蜂蜜反而更準確,但是他沒有埋怨。

 

「主人呢?」聽了他冷冰冰的話,多芸隻是接過碗,眨了下大眼睛。因爲沒有體會他的話是什麽意思。載申完全記不起來昨晚的事了,乃至連進這房間曩昔的事都想不起來。他認爲大概是因爲新娘是以心裏不舒服成心不待在這房裏。

於是他轉過話題。

「算了。現在什麽時間?」

「剛剛打過更。」

她的聲音像銀鈴般洪亮。

「該死!要遲到了。洗臉水在哪兒?」

「洗臉水?啊!我去接。」

多芸骨碌一下爬起來,正要走進來時,不自創踩到巨匠的裙角滑了一下。幸好沒有摔倒。

多芸小小的腦袋上,挽起的髮髻排彙了載申的視綫。在貴族的家庭,先成親後合房並良多見,但是年紀這麽小的奴仆成親的話,就意味著她的身子被人碰過。這種情況良多凡是因爲被主人霸道了。

「哪個變態?竟然讓這麽小的丫頭挽起髮髻!」

他不爽的低語並沒有傳到房門外。

多芸雖然宏願壯志地出了房門,但是這畢竟是她出生以來第一次接洗臉水,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做才好。剛剛那個蜂蜜水也是因爲平時經常看娘弄過,就照樣子做了一下。幸好一個年紀較大的使女經過,看到了在門口不知所措的她。

「小姐,屋外挺冷的,怎麽出來了?」

儘量壓低的聲音,看得出她臉上懼怕新郎的神色。

「嗯,要洗臉水。」

「您在這等著,我馬上端過來。」

使女走開後,多芸在地闆上抱著腿坐下。又好奇新郎在做什麽,時不時轉過頭,但是沒有進去。

載申陷入了反思,正在歡悅回首昨晚的事。喝了酒,被人抓進了這房間,然後彷佛就睡著了。不對,睡曩昔彷佛還解過新娘的髮冠和衣襟。然後一起睡了嗎?沒有,彷佛是巨匠脫的衣服,然後發生了什麽事來著?載申用拇指按了一下發疼的腦袋。後來彷佛領略是睡著了,地下的記憶中某樣若隱若現的東西折磨著他。雖然酒勁也是一個原因,但也許是巨匠根本不願想起來,反而愈加在悍然裏徜徉。

 

載申的記憶回首被中斷了,小丫頭端著臉盆搖搖晃晃的走進來,他一會兒肉體了良多。她遵照使女教她的那樣,在新郎背後鋪上毛巾,在把臉盆放好,端過火爐上的水壺,摻了熱水。雖然很不熟練,虧得沒有犯什麽大失誤,順利地準備好了洗臉水。載申解開網巾開始洗漱。同時,多芸跪坐在旁邊,睜著圓圓的大眼睛觀看巨匠的新郎。

洗完後,載申用手劃過滴水的臉,向她伸入手,多芸楞楞地看著他的大手。

「呀!擦臉的毛巾。」

被載申的喊聲嚇了一跳,多芸聳聳肩膀,急遽找到毛巾,用兩隻手恭敬地遞過去,載申一邊擦臉,一邊說道:

「是不是該打個招呼再走。」

他說的是新娘,但多芸誤以爲是對爹娘,於是答複道。

「現在還在睡覺。現在喚醒彷佛太早了點,要喚醒嗎?」

「算了。」

載申肅靜覺得這個睡在別的房間,早上都不出現的新娘很可惡。另外一方面又覺得大概是因爲昨晚發生什麽事,她成心裝睡也說不定,他感覺很茫然。多芸側坐著身子,不時偷偷瞅一眼新郎。洗得乾乾淨淨,整頓好髮髻再帶上網巾的他,彷佛比昨晚偷看到的他的樣子還要帥氣良多。載申拉過本日穿過的衣服,多芸驚訝地問道:「現在要走嗎?」

「嗯。」

他簡短答複一下,正操持穿上衣服,多芸結結巴巴地對他說。

「吃了早飯再走吧,就這樣走的話我會被駡的。」

載申停下了穿衣服的手。他對害羞的多芸投去的眼神既無情義也無禮儀,看上去隻是一副暴虐的樣子。其實緊皺眉頭純粹是因爲頭痛罷了,但是不懂緣由的多芸卻不知所措。

「呀,你把飯拿來我才力吃啊!要這樣傻傻坐到什麽時候!」

載申習慣性的高喊,讓多芸嬌小的身子顫抖一下。雖然因爲遲了不怎麽想吃,但爲了不讓她挨駡,還是讓她快點拿過來吧。多芸卻不瞭解他的心理,心臟愈加畏縮起來。

「請等一下,我..我儘快準備。」她歡悅答複的嗓音帶著點哭腔,好不複雜困難地撐起顫抖的雙腿走了進來。但在載申看來卻以爲隻是因爲她的衣服太大不随便罷了。

而且也不知道是那邊要來的衣服,都不像她巨匠的。

再次從房裏出來的多芸,眼裏的淚水像露水一樣凝聚。她用衣袖擦了擦。成親前一晚,娘這樣叮囑過的,作爲女人,丈夫發火也要忍著,挨打也要忍著,再費力也不克不及逃竄。就算挨打死也要死在婆家。想起娘哭著說的這些話,多芸再次擦幹眼淚向廚房跑去。

「小姐,怎麽會來這?」

「他說現在要走,讓我快點準備早飯,說是很忙。」

「啊一古,這怎麽,真是忙啊,真是。」

傭人趕緊翻找本日用剩的食材,以最快的速率準備好飯桌。多芸幫不上忙,隻虧得她旁邊沮喪地坐下,不停等著。

「小姐,不要坐在這裏,先回房吧。我準備好了就拿過來。」

多芸無力地搖了搖頭,還是坐著不動。一副恐驚的表情。

「要喚醒夫人嗎?」

多芸這次也隻是搖搖頭。傭人看著可憐的小姐,又望遙望主人就寢的廂房,心裏不絕痛駡新郎官。

簡陋準備一下,傭人幫她把準備好的飯桌端到故園前。多芸跟在她旁邊。傭人想幫她端進去,多芸抓住了她的衣角。

「沒關係。現在我來弄吧。」

她跨上地闆擡起飯桌,傭人小聲地叮囑道。

「小姐,自創門檻。」

「嗯,謝謝。」

雖然簡單準備的飯桌並不會太重,但是對小多芸而言還是有點吃力。虧得她還是安全地打開門進去了。把桌子放在地上關上門爲止都沒什麽失誤。但是太過把留心力放在門檻上後,忘了巨匠的裙角,正想再端起飯桌到裏面去的時候,她小小的身子和飯桌一起撲到在地。

噹!

雖然嬌小的身子和飯桌倒下的聲音並不會很大,但是在她聽來,彷佛比整個世界顛覆的聲音還洪亮。多芸被恐懼籠罩著,趴在地上乃至不敢擡起頭。滿腦子隻是「會挨打死的!」這種想法。

「沒受傷嗎?」聽上去,很不耐煩,但其實是在擔心她。

聽了這不測的話,多芸懷著必死的覺悟,擡起了頭。光是擡個頭就讓她滿身冒冷汗。但是看到載申的一瞬間,她又馬上低下了頭。飯桌上飛出的食品,零零星星地粘在他換好的衣服上。多芸想請求他的饒恕,但是恐怖堵住了她的喉嚨,什麽聲音都發布出來。

「呀,該不會真的受傷了吧?起來看看。」

多芸好不複雜用力坐起來。雖然沒有受傷,可她恐驚的樣子,載申也感覺出來了。但他絕對不會想到她恐驚的原因是因爲他巨匠,隻是以爲她怕被主人責駡。他拍了拍衣服,苦惱了一下,然後扶起桌子放在一邊,用手撿起地上的食品吃起來。多芸雖然驚訝到眼睛睜得圓圓的,卻沒有制止他的勇氣,因爲她還沒回過神來。

 

載申全都吃完後,用毛巾擦了擦手和臉。然後又從新用剛剛的洗臉水浸濕了毛巾,擦了擦衣服上粘到的醬料。但污迹還是無法局部擦掉。

「你沒有打翻過桌子。知道了沒?」多芸迷依稀糊地點了點頭。還沒完全把握狀況。

「剩下的你來料理。」載申這樣說完就匆匆忙忙出了門。

非論怎樣先回家換個衣服再去承文院的話時間是有點緊,要快馬加鞭才行了。





 

【翻譯】桀驁的父母好可愛

2010-10-17 22:14

我在想是不是該給他們出個語錄啊~~笑死我了

by haimenhaidan,轉載請闡明http://hi.baidu.com/haimenhaidan/home

 

前言:

(1)載申的母親---黃氏,因為他哥哥的過世,而肉體開闊開暢。

(2)今世韓國結婚的習俗是新郎先去新娘家迎娶,並在新娘家洞房,

然後新郎返家,再去新娘家把新娘迎娶回來,在男方家辦理正式的婚禮

 

1)載申被一起綁回了家,繁重的大門一關上,就聽到裏面傳來「碰!噹!控!」的聲音以及「啊!哇!」等悲鳴。

「啊!爹,這太卑鄙了,怎麽能把我綁起來再打啊!」

「鬆綁後你還會老老實實挨打嗎?我年紀大了,把你綁起來打,對你我來說比較公允,臭小子。」

文根秀狠狠捶了載申的後腦勺。

「啊!您年紀那邊大了?拳頭還是這麽有力道,終究幹嘛打我啊?」

「爲什麽不去新娘家?聽說你婚禮第二天走後就再沒去過?就這樣還連家都不回。讓你去辦婚禮,你卻逃竄,婚禮還要不要辦?」

 

載申又因爲那丟臉的事,不舒服的感覺一會兒湧上來,表情也變得很糾結。文根秀對兒子這種表激情覺很奇特,看著他說。

「在那裏發生什麽事了嗎?難不成你初夜那晚尿床了?」(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