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風之畫員】不覺已有一年;對這部韓劇的熱情,絲毫不曾減。

魂縈夢系除了畫,兩位曠世天才,當然還有這號傾城佳人——丁香。

韓文「丁香」原來代表花與美人。

這位風華絕代、風情萬種的琴妓,是潤福也是五兩迷的「迷魂香」。

是風裏的夜明珠。



她在橋下畫風景,她在橋上化風景,翩然走進她的畫。
 橋上傾城一顧,橋下心領神繪。她的紅顔,烙她的眼。

 群芳爭艷,胭脂弄風情。
 春,在她與她的眼神中,盛開。江郎著于MoonsWorld《風之月章》

掃尾,我並不覺得丁香特別美。可能不太能夠承受現代朝鮮女人的髮型,這髮型讓大文的頭看起來特別大!和小個子的小文一起,使潤福頓時矮了一截!殊不知這是「男人」的忌諱嗎?哈,講笑!

惟,不是有句俗語常言:「愈看愈入心」嗎?丁香,正是這麽一個美人!

第一次在橋上翩然路過,丁香顛倒了衆生;那迴眸,和優雅的一顰一笑,讓視線中本來隻有山色的福也被吸收了。戴氈帽的女人;畫香畫了那麽多次,最難忘的利便是第一次的重逢嗎?一見鍾情。

初登場,大文沒有臺詞;隻凴舉手投足將觀衆收伏,她便是傾城的佳人!



氣籲籲,惶惑然,飛來一隻蝶。
 蠢蠢動,步步趨,單戀一支花。

 驚艷於眼前的美色。我是聞香而來的。
 不屑於耳邊的輕佻。花豈可隨意任摘?

 花與蝶,布坊中;花言巧語,生情趣。〗江郎著于MoonsWorld《風之月章》

一見鍾情;再見,便傾心了。布坊的丁香,美得讓氣喘如牛的潤福差點堵塞,也讓江郎第一次發自内中直呼:好美!就以上這幕;天亮才看,昏睡眼皮被香的艷光喚醒,一時還誤認爲是偷情娘娘!

當然,明眼一瞧就知看錯了啦!香的氣質,比起娘娘,可高貴很多了呢!

和福的唇槍舌戰,更是讓人看得拍掌叫絕!好一朵帶刺的花!把驚魂不決的「少年」又給嚇出一身盜汗,伊人卻氣定神閑呢!鳳戲龍,風趣盎然,頓讓江郎精神抖擻!大文,絕對不是裝飾的花瓶!

這一幕,太嬌虛假、太兇潑辣;大文就這麽不溫不火的,恰到好處。讚!

縱使斷了一根弦,伽倻琴還是琴。
 花,仍舊是帶刺的花。
 路人的評論,也不過是閒話罷了。
 一身傲骨,不卑不亢。

 假使廢了一隻手,她卻已不是她。
 畫,從此不是她的畫。
 凡夫的謬論,扼殺了天才的靈魂。
 一顆信心,支離割裂。

 琴聲繞指柔,知音撫哀愁。〗江郎著于MoonsWorld《風之月章》

酒菜上的話鋒相對,又一次碰擊出火花。丁香驚豔的風姿,觸動心神的琴藝,讓那些對她不敬的男人全體噤若寒蟬。斷了弦的琴,尚能彈奏出一首好曲;青樓男子再卑賤,又豈可任由尊嚴受輕蔑?

一個羽觞砸斷琴弦,還擊不垮香的心牆;知音人一句讚美,即爲之動容。

逃過掌破刑的潤福,正在考場上應付人生第一場畫員考試;思及作畫,便念及她!綻放在畫工思緒中的花朵,暗香沁人,美不勝收。傷悼於是化丹青,滲入福的每一幅畫裏,和繪香的每一次落筆。

風裏唯美畫面不絕,以上這幕便是其中之一,徹底展現繆斯女神的美態。



香:『您可要抓緊啊,畫工!第一次最事多。』

端五節巧遇,聰明的丁香一眼就識破喬裝女人的潤福。惟,她不方案拆穿,反而饒有興緻地捉弄了畫工一番;三言兩語,便令福自揭底牌!慧黠的香總是出奇不虞給人驚喜,例如那一聲『畫工』。

隻要輕輕的一蹙眉頭、輕牽嘴角的淺笑,大文便將香的猜疑轉爲肯定了。

福考上畫員,帶了「定情信物」蝴蝶吊飾尋香。見到春風滿面的畫工,事與願違的香煥發可恥;剛好又要出門!目送她,這女人怎連背影都那麽美?去緩步歸倉皇,隻從腳步足以明瞭香對誰在乎。

歡欣與失蹤,冷熱兩樣情;在大文眼底眉間,一往一返途中,清楚明明可鑑。



香:『假如您通過了考試,小女大概進入畫工的心嗎?』

在入畫的那一晚上,不為伧夫俗人賣笑、出淤泥而不染的丁香,不止願為福熄燈寬衣,暴露包裹於衣裳内的她的心、氣概與堅忍,以及音律;更叮囑了她的一顆心,故才期盼本身也能進駐畫工的心。

有哪個男人,能夠拒絕這樣的丁香?又有哪個男人,能夠隨意對待她呢?

不是男人的福,卻輕易虜獲她的心!面對出嫁前欲以身相許的香,福怎能隨意待她?哪怕構成傷害,還是必須拒絕她。香那一抹受傷的神情,我見猶憐啊!贈髮,意味深長;讓人聯想到結髮佳耦。

便是第六集這段低潮戲碼,讓江郎徹底愛上了風劇,臣服福香和五兩情!



香:『看到畫工的心了……還有,把我的心獻給您了。
   然則,悉數都已過去了。小女,已成爲物品了。』

這一幕出嫁同樣拍得很美,在潤福借酒澆愁當中交叉丁香沐浴的場景,細緻入微地刻畫依依離情,對照兩人的黯然神傷。洗淨鉛華,卻讓無情落花隨波逐流;香不掉淚,反以智取化解一道貞節危機。

丁香,便是如斯一個烈女。她最大的魅力,就在於身活着俗,卻不落俗。

談及這場吸人眼球沐浴戲的詮釋,大文也表達了她的想法:『沐浴戲並不是露點的戲,而是一場心情戲。我要表現出我所飾演的角色内中的痛苦和悲傷,以是拍攝這悉數的戲讓我比平時更加緊張。』

這番靜心不僅讓丁香成爲風裏的傳奇,大文也獲選爲最美的藝妓扮演者。

香:『假如能夠再見,一定不要再哭。』

金兆年說過,在獲得丁香的身體曩昔,要先獲得她的心。以是,他給了她一個裝著兩隻鳥的鳥籠;哪天當她徹底忘了心中人,就放其中一隻鳥從容。香卻因惦記心中人,甘做「金絲雀」斷送了從容。

為救牢中福,放了籠中鳥;一腔情深意重,隻能化作長嘆一聲對不起了。

回顧出嫁那一晚上,丁香是多麽不甘心;在金兆年沒有霸王硬上弓(汗!看到這裡的江郎不禁松一口氣)後,堅強的她終于流下眼淚。對清高的香來説,最矜貴的貞節不能留給最愛的人,生還不如死。

大文輕盈一串淚,不僅釋解了丁香的鬱悶,也淋漓訴盡古早女性的悲啼。



香:『我的樣子即使放進畫中,那不是畫工的,也不是我的,而是大人的。
   這麽一來,我又怎能擔憂的笑呢?畫工的心,終究想著誰?』

同樣是畫工,同樣是畫她;但畫中的故事,卻因爲藏著詭秘,而再也不純粹。丁香美的,並不僅是花容,還有一顆細膩易感的女民心;時而柔若綢,時而剛如鉄。這顆心,裝得下的也就隻有畫工的心。

就算換了時空變了容顔,那人仍舊是傷悼中的依戀。這,便是女人的心。

女人的心,豈能裝在一張小小的畫紙裏?然則,畫工的畫還是裝了滿滿的女民心,丁香的心;端五隨風飄逸的歡暢;月下密會戀人的忐忑;氈帽下的從容;劍舞中的奔騰,無一不攝人魂魄、不耀眼!

福將傷悼回顧回頭化,大文則將回顧回頭人性化,向觀衆完滿浮現畫中人的神韻。



香:『我怨恨,怨恨我們初度見面的那座橋。
   怨恨捉住我的手的那個人,更怨恨不能健忘他的本身。』

把潤福弄到金兆年的私畫署後,丁香終于盼來和「情郎」的第一次約會;害羞的喜悅之情寫滿在臉上。沒想到的是,這看似浪漫的月下之約,不隻一點都不甘美,還狠狠將她鼓滿愛的心,給掏空了。

一心一意期待,換來一場傷害。摸透潤福真身的丁香,讓人見了心好疼!

霎時間無法承受事實的香病了,不吃不喝、輾轉難眠;心病還需心葯醫,剛好這葯苦澀了她一片癡心。衝破『您還能重新變回小女的畫工嗎?』的枷鎖,香選擇了忠於心情;愛掃尾之戀,無關性別。

大文一小塊哭戲幾乎都極度和悅,但衝擊力超強;就算輕啜,也燙痛民心!

香:『畫工對我來説,也是最美的人。
   我很感激您讓我明白了,像我這樣的人,也能成爲誰人最顧惜的人。』

聼丁香這麽一說,別有一番味道在心頭。一個自視甚高的藝術家,香有她的自負,也有她的自尊。長刺的花,乃自負一面。但在同是藝人的畫工撲面,卻因出身變得自尊;淡淡的哀愁,深深的感觸。

要是丁香換人演,還是五兩迷的「迷魂香」麽?不懂。我隻懂,文真香。

江邊一別;再見,已不知是何年何月?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人,叮嚀香一定要惡運;無奈這惡運,並不是一葉輕舟所能承載。千帆過盡,也不一定就了斷傷悼。眼角的清淚,就當作是撮合的紀念吧!

要是有一天,我忘了那風裏的故事,也不會忘記那風裏的女人——丁香。#

江郎
寫于20101113,彩元25嵗華誕,생일 축하!

圖片來源:MoonsWorld / 賽倫之歌 / 百度《風之畫員》吧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