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我們傷害了相互,不如說是我忘了原諒你和自己


那一年,農曆過年前我正整頓行李準備回家,你在MSN那頭找我一起吃飯再送我去搭車回家

「我想在館前路上吻你」你說
「不可,路上凡是人
「我膽子很大的,我照過X光的
「不可,我堅持」我故作鎮定的說


其實隻假定你開心的我都可能不去鑽營然後放棄,假如我們可能狠狠跑向前,或許那年的夏天就不會像個幻覺


「這是給你的禮物
「為什麼有禮物呢?」我不解地問你
「這是你的生日禮物
「然則已經過很久了
「你會戴上它嗎?」你問我
「嗯,我會

那是一條項鍊因為它,曾經有一度我以為你是如斯愛我,而我也會記得那一段時光

「哇,這項鍊是不是女冤家送的啊?」同事調侃著我
「不是啦,是我自己買的」我緊張的編著謊話
「Fly,你今天不日戴項鍊喔!」常來的陳小姐也發現了
「對呀,他近來滿面春風,都不肯說女冤家是誰」同事從櫃檯跑來和家丁一起逼問著我

雖然隻是一陣吵鬧,我遽然覺得你給我的愛有多真實,而也隻要這個時候我和你彷彿才是一起存在的。隻是總有一天我會發現你守護著的不是我們可以我們的什麼,而我卻隻能靜靜地守護著我曾經以為的真實,這就是我們,打從我們認識的那天開始就都沒有改變過,你信賴嗎?

而我不絕以為我們可能打敗這些,為了你,為了我,也為了我們的愛情


前些年大方百貨收起來了,樓上開了家無印良品,吃完中飯我提議到那去逛逛,裡面的東西在我眼裡總因而可愛刻畫,不管是椅子,衣服,小餅乾可以衣架。對你來說,我像個小孩,隻負責在我們的愛情裡面靈便無邪的活著和快樂著,而你就是我的城堡,一個一旦得到愛情就會崩塌的城堡

「為什麼要買那個筆芯盒給我呢?」我在MSN上問你
「你不是覺得它很可愛嗎?
「嗯,然則為什麼要買它呢?
「隻要你喜歡的我都想給你
「假如是一整家無印良品也可能嗎?
「假如可能,我會給你

從從前到現在,可以說從開始到結束,我都信賴我們會一起走過,不論好的或壞的,快樂的,難過的,一起的,兩個人的,我們會陪著對方一起渡過,一起看甚麼是永遠,一起活著,一起老去


人們總是軟弱的,以是屢屢有傷了自己也傷了別人的夜,我和你也不例外,既使我們都曾經是青春無敵的。看著你離開的那個夜裡,我忽然想起故鄉的F,那時候的我還不懂其實不少事務早就必定了,在我們決定相愛的那時候,乃至是在我們認識從前,就已經註定了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