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用科學的門徑預測愛情保質期會比天長地久更靠譜嗎**

        "你不曉得我有多愛你!"你本身也不曉得。你無法區分本身畢竟是愛上了ta 的人,還是 ta 的錢,大概僅僅是戀愛的感覺。以緻你們約會的環境,距離的遠近都或是支配你的判斷。不過在沒有生理學家幫你做內隱測試從前,本身還是捫心自問一下吧。 

 

   經驗說:你不曉得我有多愛你?

  實驗說:對愛情的內隱測試比自我報告更準確,這說明我們本身也不曉得本身的感覺靠不靠譜。

  你真的愛ta嗎?這看似簡單的問題其實很讓人狐疑...

  從生理上講,愛情不過是心跳加快、血流加快。這些身體反應作為線索傳送到大腦。在大腦中,情緒有關的腦島以及與獎賞有關的腹側被蓋區和尾狀核會被激活。腹側被蓋區釋放多巴胺,使大腦產生愛的感覺。

  愛情是一種主觀慨歎。但我們常常無法意識到細微的熱情體驗,也可能被錯誤的情緒線索表示。例如,當你走過顫巍巍的吊橋後,我們就更易將本身顫抖的雙腿和加快的心跳看成是對背後美男的“愛情”,而不是由於過吊橋的恐懼而構成的。

  當然在更多時候,我們更是會有意無意地受到社會道德大概價值觀的影響,從而壓抑了內心裡的真實慨歎。因此會時常本身也很難判斷—畢竟是愛著對方的人,還是愛著對方的錢或權呢?

  有時候理性會壓制理性的流露,在那時假如儘量掃除理性的監控,就有可能發現內心心靈真實的慨歎。坊間流傳的門徑,是讓人在儘量在不思忖的情況下快捷地來回答問題,以此來發現人內心對愛情的真實所想。

  例如在電視劇《武林外傳》的某集中,大嘴狐疑于本身還眷戀著惠蘭,還是已經愛上了無雙?於是在小郭讓大嘴什麼都不想,快捷回答了下面的問題:

  “金子還是銀子?”

  “金子。”

  “瓜子還是核桃?”

  “核桃。”

  “雞肋還是雞腿?”

  “雞腿。”

  “無雙還是惠蘭?”

  “無雙。”

  大嘴說出的答案讓他本身也感到驚訝。那麼這種門徑可否靠譜呢?

  生理學家認為,人的真實慨歎是或是通過直接的言行反映出來,哪怕你本身也無法說了了本身的真實慨歎。

        舉例子來說,美國的白人群體會聲稱本身對黑人沒有偏見,但他們在進行射擊遊戲時卻會對黑人目標的反應更快。

        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Anthony Greenwald 認為,對黑人目標和白人目標反應時的差別,就是反映了人們當下的偏見程度。

  Greenwald 的理論認為,大腦中具備內隱的概念結構,它們悄悄潛伏在你大腦中,即使你本身也 察覺不到。大腦差别概念之間的聯繫程度,就或是反映我們對差别事物的內隱態度。也許本身也無法意識到,但在射擊遊戲中就會無意識地表現出來。

  羅切斯特理工學院(Rochester)的 Soonhee Lee 等人將內隱聯繫測量的門徑應用到對戀愛關係的態度評估當中,認為這種內隱的測量門徑,可能比主觀的判斷更準確。他們採用的測量門徑是所謂GO/NOGO任務。

       簡單來說,在螢幕地方會依 次出現一個個詞語,受試者根據懇求按鍵,大概不按鍵。詞語分為三類,一類是與同陪伴關的名字、寵物或外號等,别的兩類分別是正性詞語和負性詞語。

       在一組任務中,受試者看到和同陪伴關的詞語和正性詞語都要按鍵做出反應,而忽略負性詞語;而在另一組任務中,對搭檔相關詞語和負性詞語按鍵,而忽略正性詞語。假如 對方在頭腦中與正性概念聯繫緊密,那麼這兩者配對時的反應時就會變快;而假如對方在頭腦中與負性概念聯繫更緊密,則這兩者組合的反應時就會變快。

  光明,那些處於戀愛關係中的受試者,對將搭檔和正性詞語捆綁在一組時的反應時更快。更有意思的結果是,在隨後一年的追蹤調查中,那些將對方與正性概念聯繫越緊的受測者,他們更易與對方對峙穩定的戀愛關係。用內隱測試預測愛情保質期,比他們本身信誓旦 旦報告的“戀愛滿意度”靠譜多了。

  愛還是不愛,答案就在你腦袋裏,可是越要問個明白,它卻越躲躲閃閃。在你們沒有進行內隱測試從前,還是不要對口頭的答案太認真了。

 

  **請來看看下面這則『一堵墻印證了深入骨髓的厄運』**

 

        在1959年時在鄉裡有個女人成了寡婦,因她丈夫溘然放手而去,撇下她和兩個妞妞。那是三年困難時期的頭一年,瘦得隻剩一把骨頭的女人,在院子裏的麥稭垛下撿麥粒。那是去年的麥稭垛,女人夢想著能在下面撿些麥粒給妞妞們熬碗粥。

        而有個男人是這女人的鄰居,兩家一墻之隔。下過雨,土墻垮掉一角,男人重新把土墻壘起來。卻沒壘到原來的高度,那裏多出一個弧形的缺口。夜裏,女人聽到院子裏“砰砰”兩聲響,膽戰心驚的女人抽出枕頭下面的菜刀,隨時準備拼命。她等了良久,院子裏再也沒有動靜。女人大著膽子來到院子裏,發現地上躺著兩根蘿蔔。女人眼睛濕潤了,她拾起蘿蔔,去竈臺生火,給兩個妞妞熬蘿蔔湯。女人對男人的感覺,隻要畏怯。那是一個身高隻及她腰部的男人,女人曉得那叫侏儒。侏儒沒有爹娘,更不會有内助。

       以後的每天夜裏,從那缺口都會飛來一些東西。半顆白菜,幾片薯幹,大概幾束麥穗。那時候人們都在挨餓,女人曉得,他也是吃了上頓沒下頓。白晝再見到他,女人說:“兄弟,情義我領了,可是你也不好過啊。”他笑笑,說:“讓妞妞們有口飯吃。”女人抹一把淚,轉身要走,又停住腳步,回頭說:“兄弟,假如夜裏悶,就來嫂子家坐坐。”那張醜陋的臉頓時通紅,然後不吱聲,低了頭漸漸離開。夜裏,女人坐在院子裏等他。等來的,卻是從缺口扔過來的一把黃豆。女人就著月光徐徐地撿,邊揀邊哭,直到天明。

        饑荒終于過去,盡管依舊吃不飽,卻不至于要人的命,可是夜裏,依舊有東西從缺口扔過來。白晝,女人遇見他,說:“兄弟,別再扔了,用不著了。”他嘿嘿笑不說話。早晨,女人家的院子裏,依舊時不時落下一些東西。

       災難說來就來,沒有任何前兆。村子裏溘然多了一些怪異的標語,然後,有人將男人揪上土臺,喝令他站好。他們抽他耳光,吐他口水。他們懷疑他在上海通過敵,以緻為敵人送過情報。男人挺起胸膛,大聲喊:“一派胡言。”當然,這為他招來更多的耳光。女人遠遠看著,倣佛那些耳光打中了本身。

        夜裏,他被放回來,一個人走進悍然。女人聽見他在院子裏抽泣,本身也跟著抹眼淚。正哭著,兩根蘿蔔落在身邊。女人終于禁不住,扯開嗓子嚎啕大哭起來。

        後來,那些人終于再也不折磨他,因為他傻了。有人讓他爬上高高的凳子,怒喝道:“你給敵人送過情報吧?”他說:“一派胡言。”那人就抽掉凳子,他從高處一頭栽下,當場昏迷。等他再次醒來,人就傻了。他傻了,幾乎忘記全部,唯獨記得往女人院裏扔東西。

       女人在街上遇到他,悄悄地說:“兄弟,假如你不嫌棄,娶了我吧,兩個人,日子好過一些。”他紅了臉,說:“我是醜八怪。"女人說:“你不是醜八怪,你比他們都雅觀。"他呆在那裏,支支吾吾說不出話。

        日子一天天過去,女人一天天蒼老。蒼老的女人,徹底得到了某一種生理。可是每天早晨,缺口處依舊會飛來一些東西,從沒間斷過。那些東西讓女人信托,在夜裏,在墻那邊,那個身段矮小的男人,的確是具備的。

        後來,金妞嫁給了城裏的工人,銀妞也嫁給了本村的瓦匠。瓦匠跟著銀妞來看娘,把禮物放下,在院子裏轉了一圈,回屋跟女人說:“娘,這房子太破了,翻番新吧。”女人說:“好。”瓦匠說:“還有這墻,也重新砌一下吧。”女人說:“不要。”瓦匠說:“我們接你去住你不去,偏守著這老房。還是徹底修一修吧。”

        房子粉刷了,圍墻也被加固高。夜裏,女人一個人坐在院子裏,看公開的玉輪,玉輪從這個樹梢鑽到那個樹梢,女人的生理空蕩蕩。突然,女人聽到墻那邊“砰'的一聲響,緊接著響起陣陣嗟歎聲。女人站起來,瘋了一樣的往那邊跑。

        在男人的院子裏,女人看到矮小的男人他正躺在地上掙紮。他的手裏攥著一根蘿蔔,旁邊翻倒著一條破舊的長凳。躺在地上的他咧開嘴笑,說:“墻高了,夠不著。”

         三天後,他們舉行了簡單的婚禮。因為一堵墻,因為一些事,他們的婚禮,已經耽擱了過久。婚禮上的他隻會傻笑,婚禮上的她也隻會流淚,可是人們曉得,無論哪一種表情,凡是深入骨髓裡的厄運...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保留點滴」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