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空中之城(http://tenkucity.com/forum-viewthread-tid-1467-extra-page%3D1%26orderby%3Ddateline.html)

原始出處還要答複能力看全文,太麻煩,於是我就全文轉貼過來了

Eason、徐濠縈&小康緹

陳奕迅出生避世於香港一個高級公務員家庭,中學和大學均在英國度過,1995年正式踏入香港樂壇,是華語樂壇最有實力的男歌手之一。徐濠縈生於香港一個平常市民家庭,中學畢業後簽約香港無線電視,曾經出演《鹿鼎記》、《少林小子》等影視劇。

 

  入行不久,有一天,陳奕迅在共事何超儀家吃飯,徐濠縈身穿皮草、頭戴南美牛仔帽推門進來。在英國看慣名媛淑女的陳奕迅馬上被這個霹靂女孩排彙了……

 

陳奕迅想方設法追求徐濠縈,徐濠縈也被溫文爾雅的陳奕迅排彙著。

 

  憧憬著浪漫愛情的兩個年輕人走到了一起。

 

  然則,現實糊口把浪漫愛情變成了一地雞毛。

 

  和徐濠縈一起糊口後,陳奕迅事業順利,被譽為“後張學友時代”最具實力的歌手。徐濠縈把怙恃請來參加慶祝新專輯推出的家庭宴會。

 

  第一次到女兒家,看到那麼大的房子,那麼風光的準姑爺,老兩口很激動,圍著陳奕迅問東問西,還問他的付出。陳奕迅不勝其煩,撇開他們獨自去書房關上門寫歌了,直到老人走他也沒出來。

 

  “你憑什麼不恭順我怙恃?他們辛苦養育我,沒有他們,就沒有我!”徐濠縈很生氣,猛地推開書房門指責陳奕迅。

 

  “我不喜歡別人過問我的私糊口,可他們什麼都問。在英國,連親生怙恃都不克不及這樣過問孩子。他們都不恭順我的隱私權,我怎麼恭順他們?”陳奕迅也很生氣地說。徐濠縈挖苦道:“對呀,他們是粗人,你是留洋的少爺,你這麼多的紳士規矩我們這些鄉下人都不懂。然則,請你記住,他們是我的怙恃。‘子不嫌母醜’,這樣的中國文明渴望你也懂,讓怙恃開心是我的責任!”“夠了,別說了!”陳奕迅很不耐煩。

 

  徐濠縈憤怒地沖出家門,到街上搏命購物以發洩內心的鬱悶。很快,她的“豪奢”就被娛樂記者暴光了。

 

  陳奕迅和徐濠縈回怙恃家吃飯。“凡是你沒眼光,放著門當戶對的不要,找那麼沒修養的女人,買東西像暴發戶……”徐濠縈身在客廳,卻聽見陳奕迅家人在房間裡埋怨他,氣得頭頂冒煙,猛地推門進去,憤怒地瞪著他們。

 

  陳奕迅的父親陳裘大說:“阿徐,你花錢大手大腳,Eason(陳奕迅英文名字)賺錢不繁雜……”“我本身也賺錢!”徐濠縈氣得臉都白了。陳奕迅說:“父親說什麼你聽著,不許頂嘴。”徐濠縈差點氣炸了肺,摔門而去回了外家。

 

  事後,陳奕迅去接她。“你要是個男人就站出來維護本身的選擇,不要讓我受你家人的氣!”徐濠縈潑辣地說。陳奕迅低頭不說話。

 

  “如斯軟弱的男人,哪裡靠得住?”徐濠縈看著陳奕迅那副軟綿綿的模樣,心裡就來氣,把他從外家推了進來。陳奕迅又去接了幾次。徐濠縈勉強跟著陳奕迅回了家,但心裡有了隔閡,怎麼看陳奕迅怎麼不順眼,怎麼擰著來就怎麼幹。

 

  一次,陳奕迅在家裡做牛排吃燭光晚餐。本來氣氛很好,兩人還一起下廚,哪知開飯時又鬧彆扭了。吃飯前,陳奕迅換了一身禮服,徐濠縈仍穿著家常衣服入座,並叉起一塊牛排就吃。

 

  “在英國,吃飯時,人們要穿得很正式,本身吃東西都很高雅。”陳奕迅淺笑著說。徐濠縈一下子沉下臉來,生硬地說:“我是鄉下丫頭,不大白規矩,掃了你的興,報歉!”她站起來走進臥室,重重關上門!

 

  陳奕迅呆呆地望著“砰”地關上的門,鬱悶極了,把牛排扔到盤子裡起家進來了……

 

  蓦地受傷,患難讓愛情失而復得

 

  陳奕迅去蘭桂坊的酒吧喝悶酒,還碰上了楊千嬅。楊千嬅和陳奕迅私交甚好。

 

  看到老朋侪,陳奕迅始末地把心裡的苦水全倒出來。楊千嬅開導他:“你們的文明背景本來就不同,當初你們即是被相互的不同所排彙。好好想想吧,她還是原來那個人,當初你愛的那個人……”

 

  陳奕迅茅塞頓開,從此經常約楊千嬅談天。陳奕迅無端地經常進來飲酒,徐濠縈覺得很獨特。她問過幾次,陳奕迅都說是朋侪聚會。

 

2001年10月,香港各大媒體曝出了陳奕迅和楊千嬅在夜店“買醉”的照片。

 

  徐濠縈憤怒至極,拿家裡的東西發洩了一通,憤憤地離開了她和陳奕迅的家。陳奕迅千方百計從朋侪那裡打聽到徐濠縈的住處便去接她,但徐濠縈提出分散。

 

  陳奕迅無可何如地走了,但他還是經常給徐濠縈打電話,求她回家,徐濠縈即是不肯回家,陳奕迅漸漸絕望了:既然她已經決定分散了,我就恭順她,不要再勉強她了。

 

  事實上,一開始,徐濠縈是氣暈了,她無論若何也不克不及原諒陳奕迅對本身的不忠貞,她不允許本身和一個花心蘿蔔糊口一輩子。到瞭解真實情況後,她就在心裡原諒了陳奕迅,渴望他來接本身回家,但她又死要面子,即是不肯直接說出來。而此時,陳奕迅卻以為徐濠縈已經斷然分散,便不敢再提讓她回家的事。

 

  2002年,在臺灣參加校園演唱會時,陳奕迅犯錯跌下舞臺,下體被卡在舞臺邊,撞破右睾丸,在醫院檢查證實需要做手術。躺在病床上,想到或者取得生殖能力,陳奕迅悲痛欲絕。

 

  陳奕迅受傷後,助理偷偷打電話告訴了徐濠縈,把徐濠縈嚇得半天說不出話來。她回過神急叫:“我馬上飛過去!”

 

  沒有當天飛臺灣的飛機,徐濠縈急得哭起來,一邊流淚一邊給怙恃打電話,父親勸慰她不要急。大約20分鐘後,父親打來電話:“有架貨機,你敢坐嗎?”徐濠縈絕不猶豫地坐上貨機飛去臺灣。

 

  手術特别失利,不影響生養能力。陳奕迅睜開眼看到徐濠縈,喜極而泣。聽說她是坐貨機趕來的,陳奕迅緊緊地抱住她。

 

  手術後,陳奕迅身體遠不如前,經常無故頭暈。徐濠縈決定放棄本身的事業,精心照顧陳奕迅。“你的事業才剛起步,這樣放棄太可惜了!”陳奕迅不容許。 “這次你意外受傷,讓我想了良多。生命很脆弱,我們隨時有或者取得對方。在機場等飛機時,那種不知道你情況的焦慮都要把我逼瘋了。當時我就向上帝祈禱:隻要上帝讓你渡過這個難關,我未必好好照顧你,讓你健安康康,我們就也許相伴到老。”徐濠縈說著說著眼紅了。

 

  從此,徐濠縈推掉了所有的任務精心照顧陳奕迅,把家經營得乾淨溫馨。“當你赤心愛一個人,當你意識到生命的脆弱,為對方改變本身即是一件很自然很繁雜的事件。”徐濠縈深有感觸地說。

 

  真摯愛情,讓陳奕迅成了堅強男人

 

  有愛情滋潤,陳奕迅的事業方興未艾,2002年他奪得臺灣金曲獎“最好國語男演唱人”獎項,成了繼張學友後首位奪得這項大獎的香港歌手。陳奕迅特别感謝徐濠縈,他寂靜籌備婚禮,想給徐濠縈一個驚喜。但就在這時,陳奕迅的父親卻失事了。

 

  陳奕迅的父親陳裘大時任香港房屋署總房屋裝備工程師,2003年被控告受賄被捕入獄。一貫視父親為偶像的陳奕迅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整個人被擊垮了。

 

  接連幾天,陳奕迅不吃不喝,父親要保釋得交600萬港元保證金,陳奕迅把手裡的錢都拿了出來,還差100多萬港元,他躺在床上唉聲歎氣:“濠濠,我怎麼辦?”陳奕迅伏在徐濠縈懷裡哭了。

 

  徐濠縈心痛地看著陳奕迅,她知道父親失事快把陳奕迅打趴下了,這個時候她必須扶他一把,否則他很或者熬不過去。她拿出一張200萬港元的支票:“這是我平時存的。”

 

  陳奕迅緊緊抱著徐濠縈,哽咽得說不出話來。徐濠縈溫柔地說:“我們一起歡快,所有的困難都會過去。”

 

  陳奕迅帶著徐濠縈回怙恃家送錢。陳母正滿腔怨氣沒處發,見到徐濠縈便氣呼呼地說:“要是平時少花一點Eason的錢,我們現在也不至於這樣為難,唉,兒子弗成才找了喪門星……”

 

  徐濠縈心裡的火快速升起,她剛想發作,一眼瞥見陳奕迅正可憐巴巴地望著本身,她心裡一陣難受:唉,為了這個讓她心痛的男人,這點委功能忍了吧。徐濠縈於是低下頭沒說話。陳奕迅緊緊握住徐濠縈的手,和她並肩站到母親當面說:“媽媽,濠濠陪我渡過了一個又一個難關,我渴望您恭順她。她是我的福星,沒有她,您的兒子或者早就倒下了。這些錢是她給我們的。”

 

  陳奕迅把支票塞到母親手裡,拉著徐濠縈離開了。徐濠縈感動地看著陳奕迅,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愛的男人終於成了她的頂樑柱,為了他,她願意忍受所有的始末……

 

  為了讓陳奕迅儘快從父親入獄的陰影中擺脫出來,徐濠縈幫他推掉局部任務,陪著他到處旅遊。

 

  2004年初,徐濠縈懷孕了,這是父親入獄以來最大的喜事了。孩子像陽光一樣,把陳奕迅的生命照射得異常燦爛。“一個女人要特别非常愛你才會為你孕育生命,因為新的生命會延續我們的愛,在我們百年之後讓愛延續下去。”陳奕迅感想地說。

 

  徐濠縈懷孕期間,陳奕迅幾乎全程陪護。其間,徐濠縈隻喜歡喝“蜆湯”,陳奕迅每天一大早起來到超市買回新鮮的河蜆,去殼,蕩滌再煨燉,整整做一上午。看著她甜蜜地吃著,陳奕迅榮幸地笑了,他仿佛看到孩子也在搏命地吃,搏命地長。他說:“那是我們的愛呀,孩子讓無形的愛變成了有形的愛!”

 

  2004年10月4日,徐濠縈要生產了。徐濠縈分娩時,陳奕迅始終守在產房裡,緊張得渾身冒汗,他盡力牽制情緒,用溫柔的歌聲緩解徐濠縈的虧蝕。

 

  “濠濠,這麼多年沒有給你一個名分,讓你受始末了,我們辦一場隆重的婚禮吧。”孩子滿月的時候,陳奕迅對徐濠縈說。然則陳奕迅始終忙,始終到2006年3月23日,他們才辦了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

 

  陳奕迅2007年生日的那夜,徐濠縈發現本身的結婚戒指不見了,為此她始終漫不細心。婆婆看她快快铛铛,問她出了什麼事。她吞吞吐吐地說結婚戒指丟了。婆婆生氣地指責她什麼事都做欠好,那麼緊迫的東西也能弄丟。

 

  徐濠縈急得都快哭了。“不許哭,本日是Eason的好日子……”婆婆厲聲說。

 

  陳奕迅聞聲走過來詢問。

 

  徐濠縈哭著說:“對不起,老公,我把結婚戒指丟了。”陳奕迅笑了,說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買一個。“不,結婚戒指不克不及買第二個,意義不一樣。”徐濠縈哭得更厲害了。陳奕迅一邊給她擦淚一邊問怎麼丟的,徐濠縈說記不患了,最後一次見是女兒在院裡拿著玩,後來忙生日宴會她就忘記了。

 

  陳奕迅扶她上床,勸慰她說:“先休息,說不定哪天蓦地就想起來放在什麼地方了。”陳濠縈撅著嘴睡了。陳奕迅拿著手電筒在院子的花叢裡、草地上仔仔細細地找了三更……

 

  昔日,徐濠縈起床的時候,陳奕迅已經放工了。枕邊光顯放著她的婚戒,還有一張字條:“内人,戒指在院子裡的薔薇花下找到了,局部凡是醜惡的,別胡思亂想了,愛你!”徐濠縈深深地親吻著她的戒指,那是她和丈夫永恆的榮幸!

 

  “糊口無小事。任何一件細微的事件,凡是對愛人心靈的撫慰,凡是愛情的養分。”陳奕迅這樣解釋他三更找戒指的事件。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