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http://喜歡andpain.myshareshare.com/view/4d7f032753052

一樣是按讚材幹看,所以我就複製過來了

也修正了一些錯別字。文章是一連串随筆結合的,文氣沒有很連貫,參考看看就好,不管是真是假(因為聽說後頭陳奕迅那篇是假的@@),若能感動或思索,也就足矣。

------------------------------------------------------------------------------

黑人說起對範範的一見鍾情。

便是當初在代班掌管《我猜我猜我猜猜猜》上,對範範一見鍾情的。

她是我抱負中的戀人,第一眼我便喜歡上了她。

黑人很能逗範範開心, 當初黑人為了追她無所不用其極。

有一回首轉頭回憶送花給她卻不知道她家住哪一戶,最後乾脆在每樓每一家的信箱裡都放了一枝花。


要說兩人真正確定關係,還要靠颱風“納莉”的幫忙。

2000年夏天颳起颱風,範範家裡發生水災, 又因為沒有車沒辦法出去買東西。

黑人如天兵駕到,帶著範範買東西。

剛開始是他背著我,但在渡水過馬路時, 他的腳被淹在水裡的一輛腳踏車割傷了, 結果換成我背著他去打破傷風。

然則正是他這份情意,讓我覺得這個人也許去正式交遊。

誰沒有過去啊是吧… 一個知青少女,一個勞改少年,然則還是好幸運。

黑人說,範範是天主給他最佳的禮物。

為了哄範範開心,每次範範出國梗概出遠差前,他都會在她的枕邊放一些小禮物。

範範談到《不克不及和戀人說的話》。

有些東西是不克不及跟戀人說隻能跟姐妹說的。

媒體問,那黑人會不會不高興。 範範:不會,他也也許成為我的姐妹。

範範走漏一個小詭秘。 《範範之輩》那首歌裡,有黑人的聲音。

黑人錄製了一段VCR,逼範範說出究竟喜歡大家哪一點。

範範怕羞地說....

外人很黑,但心很亮;長很大隻,心很善良。

範範金曲獎沒有得獎。 黑人在黑澀會嗆聲金曲獎評審。

金曲獎評審,你們的專業在哪裡,有沒有,沒有! 哈哈…

範範含淚說,因為有他在,讓我的生命更豐富,也讓我的音樂更有力量。

她說,其實黑人材是讓大家不斷前進的動力。

至於本人關心已久的婚事,範範臉紅笑說:至多要等他真的下跪求婚,才夠浪漫吧…

範範掌管第一集棒棒堂的時候,黑人送上親筆寫的情書,範範感動到哭。

始終到範範掌管完最後一集棒棒堂,黑人全程都在攝影棚陪著
她,每一集。

黑地利範範在忠孝東路頂著大太陽吃臭豆腐和魷魚羹。 第一次吃臭豆腐的範範邊吃邊喊好吃。

黑人說,我們對吃的不抉剔,好吃就行,路邊攤常去。 兩個人愛的足跡,是走在平凡路上的。

範範演唱會上唱《到不了》。是寫給前男朋友Jerry的。

然後唱《利害配》。是寫給黑人的。

黑人假裝吃醋。然後又任性地說,就那一首是寫給他的,剩下的凡是寫給我的!


黑人走進93病房,組織拍攝了一段抗禦自殺的公益短片。

他說,這支影片播出的同時,93病房的小孩們還在喜悅延長著大家的生命,

他們不隻盼望大家也許順利長大, 還想和本人一起Love Life。

這樣的事變,範範會出現在每一個有黑人之處。

LOVE LIFE。寰球金融危機,自殺率爬升。

然則在這個時候,榮總93病房的小朋友,卻在為大家的生命奮力搏鬥著。

生命隨時有大概結束,但他們還在喜悅歡笑著。

黑地利範範從這些孩子身上看到了觸動民心的生命力量。

範範在棒棒堂爆料說。 黑人曾經為黑人牙膏為什麼不請他代言耿耿於懷。

他還曾經寫信到黑人牙膏公司去請纓說,請你們讓我代言黑人牙膏。

人家居然還真的覆信說,陳建州教師,感謝你的盛情,我們會考慮請你代言的。

然則最後他們還是沒有找他代言。

於是黑人就大過年的穿著牙膏廣告裡一模一樣的衣服,拉著範範逛街。

範範也願意陪他抽風。

媒體問黑人,是不是因為不愛範範,所以才不娶她。

黑人著急辨解,不不不,我很愛她,我愛死她了,而且每天都在增多。

黑人開車接範範下告示。範範連看都不看,直接就開門上車,一上車就大罵,厚,你在幹甚麼!為什麼遲到!

然後發現大家上錯了車,那不是黑人的車…黑人的車在後頭,車主臉已經綠了……。

範範說:年初第一次在白館看台啤打球的時候,幾乎沒有人來看。

然後黑人就開始操作他的老年邁熱心腸跟在演藝圈的大好人緣,帶著台啤一步一步往上走。

聖誕節那天,他發了台灣部門的媒體來報導台啤的表演,

還請孤兒院的小朋友來看球,請他們吃聖誕大餐。

範範說,那天清晨,白館裡面連站之處都沒有了。

後來台啤真的成爲了全台灣第一的球隊。

她說,黑人辦事變很執著,很有責任心。

黑人拍《態度》紀錄片。 他跟範範說,我要花300萬拍《態度》。

範範說,你瘋了,有300萬買跑車欠好嗎。

然則她卻當起了音樂總監,並且在態度首映的當天感動大哭到停不下來。

黑爺爺很喜歡範範,每次她太久沒去他們家,就會擔心她跑了。

爺爺每每從廣播及電視中看到範範的音樂成績,卻從沒看過黑澀會。

他一度擔心黑人在演藝圈發展不順,每每問他:該不會是範小姐在養你吧?





範範說,黑人過生日的時候,本人一起去吃火鍋

範範夾菜的時候被火鍋燙到,坐在身邊的黑人沒理,坐在遠處的力宏反而關心她痛不痛。

範範幽怨地看着黑人,黑人一點面子不給,一邊笑一邊說,那麼多人一起吃火鍋,都沒被燙到,就你被燙到,哈哈哈哈哈哈…





棒棒堂選一軍,二軍,三軍,辦無數場淘汰賽,幾乎沒有一次範範不哭。

被選上她哭,被淘汰她也哭。而且哭到說不出話來沒辦法掌管。

黑澀會剛開時,鬼鬼沒有地方住,黑人帶鬼鬼回大家家住,被狗仔拍到。

黑人生氣地說,我無所謂,隻是覺得她這麼小的女孩,被人亂寫,很不合理啊。

原來你們倆一樣是那麼善良的人。





黑人說,娛樂圈中的緋聞、劈腿以登科三者之類的東西很不營養。

他說,我會讓範範一輩子擔憂,也讓年輕的朋友看看,天下真的有這樣的愛情。





範範稱讚黑人牢靠。

別人問黑人怎樣看範範。

黑人很認真地想了想,說,很有個性,很有勇氣面對大家的人生。





2009年8月21日 19:30 ,2009範範《FONE我們是朋友》北京演唱會在北京展覽館劇場準期舉行。

“我已經找到了我的利害配,盼望你們也都能找到屬於大家的這份幸運。”演唱會上,範範這樣标明道。





範範說,我們吵架永遠凡是我贏的,永遠凡是他賠罪。

吵架的結果永遠是黑人向被大家氣哭的範範說了對不起,然後兩地利好如初。





範範說到利害配。

把我們的生活真實誠實地寫在了歌裡面,這首歌是一個很誠實的作品。





範範為專輯《FACES OF FANFAN》把留了八年的長髮剪短。

黑人一聽,即時持反對意見,強調女孩子就應該留長頭髮,兩人為此大吵一架。

範範說,長頭髮留了八年,你沒看煩,我都留煩了!黑人裝作沒聽見,沉着走開。

到第三次溝通時,範範乾脆直接剪了短髮再去告訴黑人。

這事後來黑人在棒棒堂跟黑澀會怨念地提了無數次…

年邁 你頭髮都給我剪成那樣了,你還有臉說範範…





06年範範在淡水漁人碼頭開唱,不慎跌落舞台。

堅強的範範笑著對任務人員說,幸好已經是最後一首歌了,這樣的演唱會還算獲勝嗎?

範媽媽打電話給範範,電話那頭範媽媽著急地哭了,範範一聽到媽媽哭,堅強即時瓦解,也一起哭起來。

而緊接著在非洲參加飢餓三十的黑人打來越洋電話關心時,

範範說:“我沒有哭啦,你現在在難民良多之處,那些人都比我可憐良多。”





範範演唱會開場前。 黑人送她一把白色吉他。

十月尾時,有一次黑人在範範家借用她新買的電腦,放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上網,

不小心把整台電腦摔到開不到機,讓範範氣到啼笑皆非,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

所以,黑人為了賠罪,荒僻荒僻定做了一把價值十萬的AYERS手工純白色吉他,

還順便用貝殼鑲上範範最愛的大象,以及“範範之輩”字樣。趕在範範演唱會開唱前送給她。





黑人這輩子最後也是最大的夢想是做籃球運動員。

他在大安叢林公園打球,範範在旁邊看報紙。

黑人每進一個球都看一眼範範。然則範範眼睛就沒離開過報紙。

黑人忍無可忍走過去,很生氣地說,你究竟有沒有在看我打球啊?你能不克不及別再看報紙了啊?

範範擡頭說,然則看你打球本來就很無聊好欠好!





黑爺爺說。 範範雖然還沒過門,但已經是爺爺心中的準媳婦兒了。 (注:這位是範爸)





黑爺爺棄世的時候,黑人對爺爺說:“請您放下全體,到沒有傷痛的天下去”

然後轉過身,像小孩子一樣在範範懷裡痛哭。

黑人說,從前隻要範範出國任務久一點沒來家裡坐,爺爺就會開始擔心,問我最近和範小姐吵架了嗎。

為了讓爺爺寬心,黑人說:我結婚那天,盼望爺爺能到場,未來的喜悅與榮耀都要與他分享,請爺爺擔憂走好。





黑爺爺棄世前。黑人被問能否會和範範結婚,以完成爺爺的心願。

黑人說,我們在一起八年了,結婚並不嚴重,因為我已經在第一年就認定了她。





2006年十七屆金曲獎。黑人範範利害配走紅地毯。

"陳建州我勸你最佳以後别留出了光頭以外的部門髮型。我受不了你三七分跟阿三頭!"





2009年範範忙着籌備演唱會。這是她做歌手九年來第一次售票演唱會。一起從台北辦到了北京。

黑人在黑澀會給範範加油,他說,準備演唱會瘦了良多,我給她點加大的漢堡,她還罵說,誰讓你加大的!她壓力真的很大… 他還說,有一次,我看她不開心,就走過去想說,你有甚麼不開心的也許跟我說啊,我也許做你的出氣桶。

結果剛說到出氣…她的眼神已經充滿了殺氣,我隻好說,出…去走走…然後就沉着走出去了…





08年範範32歲生日時,黑人送她一隻YSL彩色幸運草戒指。

範範說,彩色象徵黑人,幸運草樣式讓我覺得,他把好運分給我了。

黑人卻借此機會向媒體走漏,結婚就在來歲。

年邁…你說話有譜兒沒有…





黑人與女友範範啟程到紐約共度新春節和戀人節,

同時受好友易建聯之邀,觀看NBA籃網VS熱火的比賽。

在17日下午的比賽中場,陳建州對着攝影機說:我將做一件不可思議的事變。

随後他走到女友範範身邊,問她:第二天你在這裡幹甚麼啊?

範範答複說:"看易建聯呀"

“我們相識多少年了?”

“有十年了吧”

這時陳建州從口袋中掏出鑽石戒指,絕不知情的範範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時身後的外國球迷看到了這一景遇,興奮地大呼 “Goodboy!”





「撮合」兩個字,群體情侶或許動不動就會說出口,

但黑地利範範任誰都沒有提過,「我們之間有愛情條款,這是此中一條。」

細問範範「愛情條款」的內容,她笑說:「一.是吵架定然要當天就和好;二.是不克不及提撮合;三.是每天要通電話,不克不及失聯。」

過去的七年兩人都有做到,所以對黑人,範範暗示有基本的安然感。

戀愛談久了,總是像喝白開水一樣平淡無味,範範也說:「現在不管我是化妝弄得很美,還是穿個寝衣邊敷臉,黑人都仿佛沒反應。」

但即便如此,愛情超理性的範範覺得,她和黑人慷慨向的人生目標是不同的,

「隻要主軸和價值觀不同,就不會有大問題吧!而且我們從來沒想過要分開。」

黑人是個稱職的男朋友, 而範範..是個幸運的女人,也是個幸運的女人,衷心的祝願他們!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