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處

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blog/item/4cdd14985c15ad076f068c44.html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一)

(轉載請注明)2010-10-28 23:57

【原所在:http://gall.dcinside.com/tamra/131033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人物介紹

文在信(桀驁)---原著小說中的名字:文載申

具龍河(女林)---原著小說中的名字:具勇河

金允熙(大物)---原著小說中的名字:金允熙(在第二齊集已嫁李善峻)

李善峻(佳郎)---原著小說中的名字:李善峻

文根秀---文載申的父親

黃氏---文載申的母親

潘多芸---文載申的老婆---(結婚時才十四歲,身高不到文在信的一半,被文在信戲稱為潘半截)

 

(一)

載申歸國七天後才回了家,和父親在宮裏已經照過面。因爲有太多事件要處理,以是不絕沒回家。勇河問他母親能否恬靜?他才想起還沒見母親一面,於是即時往家裡趕去。

 

三年後再次見到這熟悉的大門。雖然從前在外的時間就比在家多很多,但畢竟是本身的家,看到這大門、圍墻,感想之情湧上心頭。假定非要說有什麽改變的話,即是家裏徹底變成花的六合。看來娘彷佛有了新的愛好。他來到春花綻放的內堂,黃氏(載申的母親)徐徐開門走出來。載申站在院子裏向母親行完禮,擡起頭望向她。娘不是一個人,彷佛還有什麽客人坐在旁邊。黃氏緩慢地走到兒子背後。

「回來了嗎?三年間你的個子彷佛又長高了,我的兒子……

黃氏徐徐撫摸著兒子的臉和手。滿含笑容的眼睛不絕捨不得從兒子臉上移開。

載申注意到旁邊有客人在,於是行禮道。「那兒子先回去了。」

「我們載申從中國學成歸來了嗎?那該學的禮儀都應該學會了可是清國的禮儀有教你這麽久回來都不去和老婆打聲招待嗎?」

載申這才想起在別堂的多芸(載申的老婆)

「是過一會我去看看她再回宮。」

載申恭敬地回覆完,向本身房間走去。年來彷佛想過,又彷佛沒想過的多芸的臉,浮現在面前目今。當時走的時候她哭了好久吧?載申移動腳步向別堂走去。她看到我或許又會嗚嗚大哭吧,真是麻煩!這樣一邊想著一邊打開了門。原以爲潘半截會馬上撲過來。可是和預想的類似。剛剛還擔心她聲淚俱下的話本身要怎麽反應,可是現在這些擔心都隐沒了,心裏反倒有點空蕩蕩的。他轉過身。看見有誰站在別堂裏。乍一看,是剛剛那個客人。載申正想避開時,那人叫住了他。

「相公!」

相公?載申轉過身仔細看著那張臉。橢圓的臉蛋上光潔的額頭和似曾相識的蛾眉,還有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正注視著本身。美麗的紅色短上衣,紫雲英般的裙子一瀉而下。梳得光滑的頭髮,文靜地結成髮髻,散發出的陣陣山茶味兒撩動著他的嗅覺。在長長的睫毛下,大眼睛不時一眨一眨。她的聲音又再次傳來。

「相公。」

原來不是客人,是潘半截啊。可是現在彷佛不能叫她半截了。比起魁岸的載申,她的肩膀還是很嬌小,可是個子看下去比以前長高良多。潔白無瑕的臉蛋不解地往旁邊歪了一下。然後他聽到了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本身的回覆。

「嗯……」。

也許是因爲以前就不怎麽到別堂來,載申有點不自然地環顧了一下房間,坐了下來。聽到多芸在外邊猶豫的動靜。

「進來吧。」

他不自然地說完這句話,多芸又像以前那樣靜靜看了下他的臉色,輕輕地走進來。進本身房間乾嘛看我的臉?載申發現她還有沒變的地方,稍稍放下心,語調又變得生硬起來。

「這是什麽?」

多芸躊躇了一會兒把什麽東西遞給他。

是一本用美麗的綢緞盡心裝訂成的書,上面寫著「心在圈」三個字。心在圈?他翻開裏邊一看,發現是走疇昔給她的詩,她全都整理好裝訂起來了。

上面神似歐陽修體的纖細文字像胡蝶一樣飛舞,和如花般的詩交相輝映。

「誰寫的?」

「是小良人寫的。」

載申想起去了清國疇昔看到的那歪七扭八的字體。

「怪不得人家說:書堂的狗隔三年也會吟風賞月。」

「嗯?」

多芸向他投去訴苦的眼神。不知怎麽的,他一下子連打趣話都想不起來,隻好轉換了話題。

「心在圈不是朱淑真的詞裏寫到的句子嗎?爲什麽取這個名字?」

聽了他的問題,多芸咬了咬嘴唇。正想抨擊她,她開口了。

「所謂圈、圓,人人即是殘缺的事物。但小良人覺得,這些詩也是殘缺的事物。朱淑真《圈兒詞》吟誦的是緬懷,這些詩也是懷著緬懷的周密寫成的不是嗎,以是和這個名字也很配。而且畫圓的時候是從起點轉過去遇到終點,這詩裏蘊含的心意不也是要終結嗎?以是這份心被鎖在了這圈裏。圓圈封上了,這份心意也就無法再釋放出來,隻能就此結束

載申驚訝地聽完她的回覆,沒有說話。

房間裏堆滿了各種書籍,載申一一看過去。有《周易本意》、《周髀算精》、《算學入門》、《九章算術》,書桌上也放著算盤和畫著魔方陣的紙。

潘半截這些書你從哪弄來的?」

載申一時語塞。原以爲她隻是練習詩文,可是居然她居然還看這些書。她一個人怎麽弄來的。娘自然不成能懂算術。爹又不來別堂,就算來了也不成能親到教兒媳婦算術。以前哥哥學這個的時候就被爹斥責過很多多少次。

看到載申臉色複雜地皺著眉,多芸的臉色昏暗了下來。三年來,個子雖然長高了,可是她心裏的企望沒有滋長。三年之間一封信都沒有的丈夫,他的心自然也不成能是本身的。她很早就已經把願望企望這種東西放下了。獨自練字,獨自學習,這樣反復讀過這三個365天,她的心也學會了清空再清空。

多芸淡漠的臉色讓載申愈加感想堂皇。沒有哭,也沒有等待獲取稱讚,也不看他,她安靜的眼神,漸漸讓異心裏變得有點空空的。

「我走了!」

載申煩躁地說完,站了起來。

「要走嗎

多芸靜靜地站起來。沒有眼淚也沒有挽留。

載申用過身出了別堂。

「還真是個好老婆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二)

(轉載請注明)2010-10-29 01:17

【原所在:http://gall.dcinside.com/tamra/131033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二)

這是個陽光和暖的春日午後,麻雀都躲到桃花影下睡覺似的,四周一片寧靜。多芸把書桌搬到門口,在地闆上坐下,皺著眉頭抄錄《九章算術》的《鲠直篇》。她讀了一道題,想了想又繼續在紙上寫著。一邊寫,一邊沉浸在數字的運算中,猝然間筆頭裂開了,她轉過頭看硯臺裏還有沒有墨水,卻被嚇了一跳,不禁自立地鬆開筆杆。毛筆滾了兩圈,掉落書桌,滾到了站在前方的載申腳下。

「衣服破了。」載申溘然把一件衣服遞到她背後,說完這句話就間接在地闆上坐下來。多芸楞了一會兒,趕緊從衣櫃裏層層疊疊的衣服中存入一件。

「什麽啊,我是讓你幫我縫!」

「那,那個

多芸有點語塞。就算長高了,字寫得都雅了,說話像個大人了,可是在比本身大十歲的丈夫背後,還是像以前一樣有點畏縮。

「以是那,那個

「那個什麽?!」

「因爲做了很多衣服

那個大衣櫃裏放滿了載申的衣服。這三年之間多芸做的不僅是學習。不讀書的時候,她就會獨自坐著幫載申縫製新服。一件、兩件、三件、四件別堂的傭人緻使過來跟她哭訴別人說她上掉了太多煤油。褲子、上衣、單袍、夾袍、帖裏、氅衣,襪子……城外那個木匠收到這櫃子的訂單時還瞪大了眼睛。棉綫、細綢、麻布、雲紋鍛、七寶綉、絎針村西頭的布店裏還到處傳開說吏曹判書家的少奶奶掙錢養家。除了學習和針線活根蒂上沒什麽别的事件做。雖然載申留下的詩早已倒背如流,但每次讀的時候心裏還是刀割般地痛。割開,痊合,再割開,再癒合。當再也不疼痛的時候,多芸也停下了針線活。衣櫃裏的衣服也塞滿了。

「咦載申忘了說話,看著那個衣櫃。

「娘說過相公的衣服和被子要我準備……

多芸還僵著身子不曉得如何是好。

「你啊,不要老是一個人悶著,老這樣會成習慣的。無聊的話就去外家逛逛,不要不絕這樣。」

「嗯?」

多芸的臉一下子燦爛起來,看著載申。三年了。以爲永遠不會再跳動的心臟又響起了龐大的怦怦聲。

「還不快點縫?!」

一對上多芸的眼睛,載申就不禁自立大聲喊道。

「是。」

多芸一到裏面去拿針線,載申連忙轉過身用手背堵著嘴巴。

「相公,是這件嗎?」

多芸走過來問道。載申往後退了一步,同時不絕憋著的一口氣終於壓不住爆發出來。

嗝!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三)

(轉載請注明)2010-10-29 22:44

【原文所在: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1744&page=2&search_pos=-130881&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三)

雨滴沿著屋檐滑落下來,翠綠的樹葉上也凝結著水珠,多芸握著毛筆,走到屋檐下伸出另外一隻手,雨滴輕輕敲著她的手掌,她兩手捧著,接了一會兒雨滴,到地闆上坐著,閉上雙眼。雨水敲擊在屋旁的醬缸上的聲音是俠鐘,滴在水窪裏的聲音是南呂,落在那瓢上的聲音是應鐘,還有,那腳步聲是腳步聲?多芸睜開了眼睛。那邊走來的腳步聲正是載申多芸不解地眨了幾下眼睛,載申已經脫下鞋往邊上一丟跨上了地闆。

「要給您拿件新衣服嗎?」

「算了,你做你的事吧。」

載申抖了抖衣服上的雨水,在地闆上躺下來。多芸走回本身的書桌前,坐下看著他。剛剛還徹底沒想過能這樣看到這寬闊的肩膀呢。多芸打開宣紙畫了個圓,又存入了算盤。雨不絕下。夏日時夯得很紮實的土壤,遇上幾滴春雨漸漸溶解了,水分滲進去。躲在土壤下的小芽,也借著春雨和春風大膽地探出了頭。多芸放下算盤又提起筆,然後不絕一個一個畫著圓圈。

「呵呵

載申嚇了一跳,看向多芸。她正閉著眼伏在書案上,看樣子顯着是睡著了。但臉色和笑聲卻不像睡著的樣子。被她腦袋壓著的紙上畫滿了圓圈。

「圓傍邊半乘三

睡著了還在嘀嘀咕咕說夢話。載申看了一下她彎曲的脖子和脊背,走過去輕輕扶起她的頭。臉上沾到墨跡還沒乾,像小貓臉一樣斑斑點點的。看她平時學算術或寫字的時候聰明可比臥先生,但隻需一離開書本就變得毛毛躁躁的。動不動就跌倒或滑到,旁人看了都替她捏把冷汗,擔心她會不會摔傷。有幾次還在臺階上絆倒,要不是載申及時抓著她,恐怕就出事了。多芸的頭倒在載申的胳膊上。怦!她嘴角的笑意隐沒了,顯着剛還笑著的,載申把手指放在多芸的嘴角然後往上提。多芸臉色糾結了一下,睜開了眼睛。碰!載申甩開了胳膊。

「啊!」

多芸不知以是然地揉著本身的頭。

「你去照照鏡子。」

多芸緩緩地走向鏡臺,看到臉上的墨跡欲哭無淚。外面的雨聲夾雜著載申的笑聲。近日也是這樣,老婆在沮喪,丈夫卻在一旁哈哈大笑,春雨在別堂外淅瀝瀝下著。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四)

(轉載請注明)2010-10-29 22:45

【原所在: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1744&page=1&search_pos=-130820&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四)

春雨漸漸停息,陽光灑落,地面萬裏無雲,已經過了晌午,圍墻邊樹木拉長的斜影不時在微風中晃動。很難得,載申多芸一起在地闆上坐著。載申斜靠著別堂的柱子,注視著遠方的圍墻,多芸則在背後攤著白紙,既不寫字也不看書,隻是重複地在紙上按來按去。

午夜載申喝了酒吃完午飯就不絕在睡午覺,不知是誰過來叫他。他煩躁地轉了身。群體這時候僕人就會識相地走開,否則會不會挨拳頭就很難說。可是近日這個人卻還是傻傻地晃著他的胳膊。

「我不想起來,出去。」

嘩地把對方的手推開後,載申感想抓著本身胳膊的手彷佛分外小,這才睜開眼睛。果真是潘半截。截自目前爲止,多芸從來沒有到他房間來叫醒過他,以是載申一下子清醒了,撐起家子,看到多芸臉色蒼白。

「你怎麽了?有什麽事?」

「娘她,娘她,嗚」多芸嗚咽地說。

載申即時向內堂跑去。黃氏在載申離開的這段時間,雖然不絕堅持神智清醒,但或許因爲他回來後肉體放鬆,近來往往恍神或暈倒。

「不是那裏,嗚。」多芸追在後面喊道。

載申又向別堂标的方針跑去,發現了坐在別堂地闆上的黃氏。

「娘!還好嗎?」

黃氏彷佛沒注意到放在膝蓋上的花朵掉落,輕輕站起來。

「剛剛我是有點頭暈,你近日進宮吧?」她看著兒子笑了一下。

「近日下午也挺忙的。」載申想去攙扶她,黃氏輕輕推開了。

「我沒事了,你呢?在這坐會兒再走吧」

「娘!」載申大聲喊了一下。

「近日。」黃氏停頓了好半天。載申又叫了她一聲。

「娘!

「啊,對了,近日你爹會回來。」聽到父親要回來,載申愣住了。

「也許現在已經回來了,我去看看」

娘用比平時快很多的步子出了別堂。

載申這才光鮮了然黃氏那一笑是什麽意思,嘆了口氣。他轉過身也籌算出去。迎面看見了站在那裏瑟瑟發抖的多芸。

「沒事了。看她說話的樣子應該沒什麽事。你回房吧。」

不知能否因爲這句話消弭了剛剛的緊張,多芸一上漲坐在地。載申扶起坐在地上的多芸,終於禁不住吼起來。

「以是你應該看明白再來叫嘛!」

就這樣兩人在別堂裏坐下。載申看著圍墻邊的樹,綻放滿樹花朵,多芸摸著背後的白紙,過了半個時辰。果然到了晚春,桃花層層纍纍團簇著,花瓣隨風飄落,盈盈下降在多芸按著白紙的手上。載申楞楞地注視著這花瓣和多芸的手指。

「片片花瓣被下放,飄落隱身指尖上

多芸擡起頭看向他。載申奪過白紙揮筆寫下幾行字。然後拿起來看了下又馬上揉掉扔在一邊。

「啊文載申居然也寫這種渣滓真是全國末日了。」

他穿上鞋,向別堂大門走去。多芸在身後一句話不說,看著他的背影。不知爲何載申心裏的火氣禁不住往上冒。

載申出了別堂,多芸馬上拾起那張紙打開來看。

「桃樹春風暗相訪,片片花瓣被下放,飄落隱身指尖上,若其手甲也芬芳。」

桃花和春風彼此追逐,花瓣無意間墜落,藏身指尖,那指甲彷佛也染上了香氣。

多芸悄悄認爲這首七言絕句是特别很是特别很是美的文字。還有,寫這詩句的載申也是那麽時髦的人。

入地真的很愛開打趣,把這樣的丈夫賜給本身,卻收走了他的心。

多芸嘆了口氣,彷佛要擺脫這種想法似的,輕輕搖了搖頭。

 

(關於後頭那首詩,原作者說:韻如有錯誤的話,請有才華的網友幫忙改一下吧^^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五)

(轉載請注明)2010-10-29 23:46

【原文所在:

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1995&page=1&search_pos=-130892&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五)

「這小子!看你迩來回家次數挺多的我還抱著等待...。」

「等待什麽?」

「香火還要不要傳遞了!」

「又說這個?和一個孩子怎麽生孩子啊!!」

本來就大嗓門的父子倆還大小聲,這聲音也就經過走廊,中門,傳到了內院,然後再從內院,傳到了別堂。無論三年疇昔,還是三年之後,父子倆的脾氣一點都沒變。正想從舍廊院子出去的載申,被父親抓個正著,於是兩人又交谪起來。

「現在你老婆也十七歲了,或許傳宗接代了!」

載申把本身的臉紅歸結於生氣,繼續頂嘴。

「說了還遠著呢!」

「那就納個妾吧?!你也得在上年紀疇昔,給祖上盡一下孝道!」

被他的回覆激怒的父親,終於大吼道。

「爹您老糊塗了嗎?光她一個就快把我累死了,還納什麽妾!」

「什麽?你這臭小子!」

若非黃氏出來阻攔,載申估計又會挨頓棍棒。載申被母親趕到別堂。

「再怎麽樣合房日子還是得從長計議,去廟裏問個日子再選擇吧。」

文根秀挑起眉毛。說道。

「夫人,子不語:怪力亂神。去什麽廟啊」

黃氏徹底不理會他的不快,繼續說道。

「假定孔孟之道不行的話,至少向菩薩垂危一下也好。」

文根秀看著黃氏含笑的臉,無話可說,嘆了口氣。

載申搖著頭又進了別堂。

「啊,老頭子,老說些不成能的事。」

載申在地闆上坐下,不知何時太陽下山,朝霞流逝無蹤。昏暗的山頂上清朗可見太陽殘留的一道弧綫。也許是因爲太陽西下,載申也溘然放鬆周密。在清朝度過的三年,內心倦怠不勝,經過多年歷練,從儒生降職爲官員,心中武裝的盔甲,彷彿隨著落日一一解開,溘然感想一股輕鬆沉着,變暗的地面,升起一顆顆閃爍的星星,追在哥哥身後或許跟著爺爺讀詩的那些日子;纏著娘要蘋果或紅柿,一個人偷偷躲起來吃的日子;一出現總是綾羅綢緞沙沙作響、水晶帽帶的鏗然聲、佩玉的撞擊聲,各種聲音叮噹啷噹響個不絕的具勇河;和哥哥一起坐在泮宮的大樹上聽他講各種故事的日子;以及那時看到的泮村的風光。隨著回憶,內心角落的某些苦頭回憶正要蘇醒時,別堂門內傳來啼哭聲。載申站起來打開門。多芸正蜷坐在門邊,傾瀉入的月光,照亮了她低垂的頭和無力的肩膀。

「你哭了?」

載申在門口彎下膝蓋,推了推多芸的肩膀。一晃她,她的眼淚就撲簌簌地往下滴。

「怎麽了?」

載申伸動手,多芸低著頭,淚珠不絕往下掉。他的手握住她遮蓋在綾羅上衣下嬌小的肩膀。擡起頭的多芸,凝在眼裏的淚,順著無瑕的臉滑落,在嘴角稍稍擱淺後,又一滴一滴落在衣服上。緊咬的嘴唇顫抖著,眼眸垂了又再次睜大,看見了。蓮花盛開的樣子。載申握緊她的肩膀,聽著眼淚落在衣服上的聲音,然後吻上了那淚水擱淺過的嘴角。多芸睜大了眼睛無法呼吸。

「閉上眼睛。」

彷佛被蠱惑了一樣,多芸輕輕閉上了眼。

 

很多粉絲以爲他們接下來那什麽了,我也不曉得耶,不過應該隻是接吻吧,看了後面就曉得了。好在那位韓國影迷這幾天更新速率都還或許,根蒂每天都有更新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六)

(轉載請注明)2010-10-30 13:39

 

原文所在:

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2226&page=1&search_pos=-130920&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六)

多芸

寒潮的提前降臨,婢女們忙著搬出火爐,鋪上棉被。多芸感想窗外凜冽的寒氣,把衣服一件一件疊好後,看著身邊的傭人。

「福媽,零食也要準備一點,你去拿一下籃子。」

福媽去倉庫後,多芸往廚房準備食品。裝上載申喜歡的蘋果、熟透的紅棗和銀杏、日間已經炸好的藥果。她手上新添的傷口還沒痊癒。和麵團花了好長的時間,而且翻炸的時候,不知是油溫過高,還是本身太心急,一不小心就被油濺傷了手。可是一點小傷算什麽,她盛裝食品的手還是很輕快。從廚房拿出來,把瓜果和零食裝進福媽的籃子裏,又把厚實的衣服,襪子放進包袱。

「是在益朗洞嗎?」(原著第二齊集勇河的家,去清國疇昔人幫一起住的地方)

多芸又仔細問了一遍。

「是的,善石爹接到老爺的下令特地去打聽的,不會有錯。」

不怎麽出門的少夫人,近日卻反常的要出去,福媽很替她擔心。多芸挽著包袱,福媽提著籃子,兩人戰戰兢兢地出了別堂。公公現在還沒回來,應該沒關係吧?第一次夜晚外出,多芸還是感想有點緊張,踮起腳尖,輕手輕腳出了門。益朗洞雖然離文家宅邸不是很遠,但出門時,天色就有點暗,現在太陽已經隱沒,周圍地下一片。由於是第一次晚上出門,多芸不禁自立地緊靠福媽。走著,走著,發現有個披著長衣的女人走在後頭。「原來晚上出門的女人,不僅本身一個啊!」這樣一想,多芸安心良多,不知不覺徐徐跟著後頭人的腳步。不一會兒那個良人在一幢房子前停下,打開大門進去了。

「嗯!是那家?」福媽驚訝道。

多芸沒有在乎,接過她手裏的籃子。

福媽,是這四周吧?」

「啊,小人,那個」福媽還沒說完,就聽到很熟悉的吼聲。

「你幹麻親自過來?順石在幹嘛?」

載申的聲音。

燈光從他打開的一側透出來,照亮那個女人的臉龐。

德九從清國事件有點急….。」

德九女林家的下人,德九爹在第一集常幫女林打聽紅壁書的事)

和大嗓門的載申較勁,這女人的聲音有點幽沉,聽不太明白。可是那女人擡起端莊優雅、吐露出聰慧氣息的臉龐,看向載申時,感覺燭光都被反射了一樣。她脫下長衣,那雲朵般的盤髮露了出來。一聽到清國這兩個字,載申也立即放低了聲音。

 

多芸楞楞地看著這兩個人。載申溫和的眼神以及略顯生硬卻讓人感覺溫暖的語氣,就算站在這麽遠的地方也能看得清明白楚,聽得真真千萬。嚴寒的空氣從多芸心中流過。雖然身體生硬,可是直覺還是很敏銳的。即是那個人,洞房花燭夜那晚,他流下的肉痛淚水的客人,抽屜裏那些情詩的客人。還有,還有,還有,多芸猝然轉過身飛躍,彷佛應該就此跑得遠遠的一樣。福媽楞了一下,緊追過去。沒跑多久,多芸就覺得透不過氣來,可是她沒有停下,還是不絕往前跑,最終被一塊石頭絆倒跌坐在地,膝蓋好痛。

「嘖!嘖!」多芸擡起頭,背後一個穿著華麗、挂著珊瑚帽鏈的書生低頭看著本身。

多芸嚇了一跳,趕緊抓緊長衣蓋住臉,爬起來繼續往前跑。

福媽繼續跟著追過去。

 

書生看了看那個标的方針,用扇子撐著下巴「窈窕淑女,小人好逑啊!」

他撿起自家門前的籃子和包袱,往門內走去。

 

(七)載申

前陣子向皇上報告在清國的環境後,就不絕忙到現在,家裏也有一個多月沒回去了。十分艱巨從繁忙的公務中解脫出來,沒力氣再回東村家裏的文載申,和逛膩了梨春院的具勇河,就這樣回到了位於益朗洞的房子。蒙頭睡了整整一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具勇河說要去喝酒,又出去了。獨沉着房裏的載申聽到門房傳報,是一位意外的客人。披著長衣的客人即是金允植,不,是金允熙。清國回來後是第一次見面,聽說她終於懷孕了,以是還特別用這個爲藉口,向李善峻討了頓酒菜喝,但不絕沒機會見到她大家,載申看到她手裏提著東西,馬上吼了起來。

「你乾嘛本身拿東西?!順石去哪了?!」

允熙向他笑了笑,又嚴肅起來。

「我讓他去辦事了,先不說這個了,師兄,德九從清國回來了,可是他帶回來的書中被查到了西學書籍,官兵們正在找碴……事件有點急,以是我就先過來了。」

載申的臉色也嚴肅起來。診山事件後,清朝與韓國本來緊張的氛圍,變得愈加異常,可是李善俊幹嘛在夜晚讓允熙出來辦這種事?

「德九爹曉得這件事嗎?」

允熙搖了搖頭。

「還不曉得。佳郎兄現在還沒退廳,以是我就急忙過來先和師兄商量一下。」

「以你的爲人一定會參加這種事。可是這麽晚還從北村過來」

載申雖然也很擔心陷入麻煩的德九,但允熙若是在夜晚走來走去,動了胎氣該怎麽辦?對允熙的擔心,是載申長久以來的習慣,在清國,善峻如有事無法守在允熙身邊,就會依靠他,因為他曉得這是最安全的舉措法度模範,允熙假定出事,載申一定會奮不顧身地守護她。

允熙放下東西,把長衣脫下,明澈的眼睛和額頭上散落的頭髮,都閃耀著光輝,還有那無論何時都堅定的眼神。厄運女人散發出來的慶幸讓他既感想快慰又覺得隱痛。

「慶賀你。」載申嗓音低落地說道。

「謝謝你,師兄。」她笑著,在燈光映射下臉色燦爛。

「窈窕淑女小人好逑,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啊……。」

載申和允熙轉頭看向門口,是勇河,杭州絲綢,珊瑚帽鏈,要花五個島的米,才能買到的耽羅帽,早早穿上的貂皮大氅,看樣子彷佛是從家裏回來,近日的衣著顯得特別華麗。

「師兄,怎麽溘然讀起詩經來了?」

允熙笑著問道。勇河把手上的籃子和包袱遞給載申,在地闆上坐下說。

「我說迩來你的衣服怎麽越來越都雅了

看了看摸不著頭緒的載申,勇河笑著繼續說道。

「你這次回家,帶我上你家看看吧!」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你不去牡丹閣,反而要到我家?」

勇河對語氣硬梆梆的載申搖了搖手指。

「不是不是,我不想見那些妓女,反而想看看你家的裁縫呢!看你身上的衣服,手藝挺好的,我也想請她做一套。」

「不行!」

載申的吼聲把勇河和允熙都嚇了一跳。

但最最被這麽大的吼聲嚇到的,倒是載申本身。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七)

(轉載請注明)2010-11-01 14:04

【原文所在:

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2551&page=1&search_pos=-131109&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七)君問歸期

光風霽月觀顯着是讀書的地方,但現在這裏兩個人的心思卻徹底不在書上。勇河往扭了扭脖子嘆口氣,他的頭痛雖然有很大部份原因是因爲在梨春院玩了今夜,但載申在他背後反復踱來踱去一個時辰也是原因之一。不尋常的氣氛讓别的官員陸續避開,隻剩下他們倆。不絕把玩著香囊的勇河終於看不下去了,伸動手推他一下。

「不能拉住你,就推你吧,嗯?採蓮的時候,推和把可是根蒂的

「你又在說什麽呢?」載申瞪了他一眼。

「是女林的金句玉言啊,話說回來,你這樣走來走去,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不能坐一會兒嗎?」

「吵死了!」載申不耐煩地喊道,但還是停下步子陷入了深思。

已經一個多月了,派人去多芸外家總是被打發回來。總是說還沒退燒,肉體不好,還沒恢復。善石爹撲空好幾次,沒辦法,載申隻好親自找了過去。雖然跪著和嶽父在配房喝了酒,但最後還是沒看到多芸。

「喂,桀驁,你還有我嘛,不要這麽闆著臉。」

勇河甩了甩衣服,繞著載申的胳膊。

「你這樣焦慮會老得很快的,不必擔心!近日晚上我們就回去痛痛快酣暢快喝一杯。我從清國帶了釀了二十年的女兒紅回來呢。」

「把手拿開!」載申這次可不僅用說的,同時一下子把勇河的胳膊扭了過來,不理睬勇河的求饒。

「啊一古,桀驁。我死了還有誰安慰你啊,放了我吧。」

「用不著你的安慰!」直到勇河臉色漲紅的時候載申才放開他。

 

戍時一到載申就匆匆忙忙離開了。

每次地面被雲朵遮蓋時,都會組成蕭瑟的暗影。沒等太陽徹底落山就冒出來的玉輪顯得有些淡白。一向不畏寒的他不知怎麽的加速了腳步。

家裏很安靜。吱呀一聲,別堂的外門打開,看到的隻是陰暗的臺階和地闆。枯竭的落葉,不僅落在地闆上,還飛上地闆上的書桌。乾涸的硯臺旁,書本嘩啦啦隨風翻動,凍結的毛筆在筆筒裏晃來晃去。滅著燈的房間,打開房門時,那咯吱聲彷佛比平時更緩慢,更低落。衣架上的衣服、房裏的書籍、木匣上的鏡臺,在陰暗的房間裏顯現出些許輪廓。載申拂開書案上的落葉,連同書和文具一起搬進房。玉輪漸漸發出了單薄的光輝。他把書桌放在嚴寒的地闆上,在旁邊坐了一會。然後用硯水盒往硯臺裏倒了點水。水點在硯臺裏停了一下然後往下滑。墨水沿著硯臺裏的痕跡轉了一圈組成一個圓。平緩流淌的墨水漸漸向四周散開,留上流淌過的痕跡。多芸在磨墨的時候經常盯著這痕跡好半天。隨著墨水的變濃,墨香也漸漸散發出來。裁好的紙就在一邊,可是載申沒有拿過來。他站起來,出了別堂。身後的影子在地闆上拉開。那影子從這邊到那邊徘徊了好久。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八)

(轉載請注明)2010-11-03 01:38

【原文出處:

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2965&page=1&search_pos=-131523&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轉載請注明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八)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載申溘然站起來喊道。

酒瓶在月光下打滾。早就躺倒在地的勇河,嘴裏發出囈語,隻需載申的聲音在房裏迴盪。載申迩來都不回家,每天晚上在益朗洞勇河的家裏喝酒。從清國帶回來的白酒早就喝光了,勇河不知從哪不斷搬來别的酒,就這樣連續喝了不知幾個晚上,勇河終於降服佩服。載申在倒下的勇河旁一個人喝酒,喝著喝著溘然站了起來。他打開門跑了出去。夜未央,大門已是灰濛濛,好在路上覆蓋白雪,潔亮的路上,留下他的一連串腳印。

翻墻這件事,對當過紅壁書的載申來說並非難事,多芸家的圍墻對翻過宮殿的他,更是大海撈針。他大步大步踏過被雪覆蓋的院子,越過重門邊的圍墻,進入內院。周圍很安靜。雖然是去本身洞房花燭夜的故園,可是因為當晚是醉到不省人事的環境下被拖進去的,出來時又像叛逃似的急忙跑出,以是壓根兒記不良多芸的房間在哪。他仔細看了一下,在一扇用楓葉裝飾著的門前臺階,有一雙很眼熟的青綠色唐鞋。載申吸了口氣在門前木地闆上坐下。

「潘半截,我來了。」呼出的氣息在嚴寒的空氣中凝結成紅色的水珠。

「現在還不難受嗎?」

彷佛不讓她聽見似的,他背對著房門這樣說道。可總是不曉得下一句該說什麽。

「娘,不是,不是的,是我。」

溘然門開了。他轉過頭,多芸蒼亮的臉龐映入眼簾,他感覺周邊的地面、圍墻、樹木和門彷佛都旋轉了一圈。被官兵追捕時,緻使在清國遇上刺客時,都沒這麽大聲過的心跳聲,在胸腔和腦海裏怦怦響個不絕。載申站起來面對著多芸。他剛站起來,多芸就溘然轉過身向後院跑去。直到多芸跑到後院,載申才回過神追過去。果真如冰,明澈的玉輪被星星簇擁著,右邊的松田和左邊的山腳因為白雪反射的光輝,亮得不似午時;遠方傳來江水聲。多芸繼續跑著,白雪地留下小而淩亂的腳印,穿著紅色衣服的多芸,趔趔趄趄地向遠處跑去。裙擺在她腳後跟上飛舞。紅色胡蝶,多芸彷佛會這樣飛走似的,載申大聲喊道:

「潘半截!你給我站住!」

載申的喊聲在松林和山間迴響,像繩索一樣鎖住了多芸的雙腳。多芸徐徐停下來。「不要停下,不想停下」心裏這樣搖頭。可是雙腿彷佛被束縛住,無法挪動,多芸緊咬著嘴唇。

「碰!」多芸的頭觸到載申的胸膛。有力的臂膀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摟進懷裏。

「多芸,回家吧。」載申的髮絲在多芸耳際飄動。

「我們回家吧!」

胡蝶收起了翅膀,靠在他肩上。遠處傳來的鐘聲響了三十三下。

————————————————————————————

話說我溘然想到第四篇還是春天呢,第六篇就到夏日了,春到冬這段時間,中間都在培養感情嗎?載申有沒有和她媳婦初夜呢?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九)

(轉載請注明)2010-11-05 01:19

【原文出處:

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3295&page=1&search_pos=-131849&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轉載請注明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九)

更漏最後一次響聲流逝,天邊漸漸變得淺白。趴在載申背上的多芸,晨星在閃閃發光。雪地上發出輕輕的腳步聲。

「你平時都吃些什麽?怎麽比三歲小孩還輕?」

載申的聲音彷佛不是通過耳朵,而是通過脊背傳給背上的多芸。

「下次再病倒的話,我真的不要你啦?」

多芸沒有回覆。

腳步聲彷佛包辦回覆一樣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載申也沒有企望她回覆。對他來說,靠在肩膀上小小的腦袋和繞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彷佛已經回覆了千萬次。

出來時隻穿了單薄的睡衣,以是現在被載申的外衫罩著。被他這樣背著回家的路,對多芸而言,彷佛比第一次過門時的路還要漫長。獨自坐在轎子裏,跟著成親晚上第一次見面之後就再也不露臉的新郎去婆家的路。那時候,真的悄悄期求這條路永遠不要結束,永遠不要到達那比山還遠的家。多芸蜷縮的身子,隨著載申行走的節奏,輕輕晃著。俨然當時那頂晃動的轎子。但現在和那時不同,他的背再也不遙遠,再也不凜冽,多芸把額頭靠在載申肩上閉起眼睛。

兩人身後,被白雪覆蓋的路不絕緊鎖到江邊。江面的霧氣彌漫,起早的大雁在蘆葦叢蹦跳了幾下,低低地飛起。漁夫撒下漁網和栓在岸邊的漁船,隨著波浪發出啪啪的聲響。霧氣緊鎖,江上一片,蘆葦也是,路也是,四下變得朦朦朧朧。多芸安穩的呼吸彷彿從載申脖子後面滲透進來。

「睡著了嗎?」由於霧氣而看不太明白的路,彷佛雲朵一樣,載申戰戰兢兢地踩穩腳步。載申看著星星漸漸隐沒的東邊地面,低語道。

「潘半截,你以後哪都禁絕去。」載申放低了嗓音。

「我。」多芸睜開眼睛,擡起頭期待他上面的話。

載申溘然停下腳步,身體也彷佛僵住了。就這麽站著不知所措眨了幾下眼睛,溘然又行進嗓門說道。

「潘半截你再叛逃試試,我會把你綁在柱子上的!」

唉!多芸撅起嘴,靠上比剛剛更熱呼的後背。但不知怎麽卻禁不住總想含笑。白晝遠去拂曉來臨,遠處的東村也漸漸出現在面前目今。

 

韓國影迷創作:文在信(桀驁)與潘多芸  番外篇(十)

(轉載請注明)2010-11-06 13:36

【原文出處:

http://gall.dcinside.com/list.php?id=tamra&no=133484&page=1&search_pos=-132105&k_type=1000&keyword=%ED%8C%A1%ED%8C%A1&bbs=

【翻譯by haimenhaidan,轉載請注明http://hi.百度.com/haimenhaidan/home

(十)

「爹說既然我回到了這個家,就要盡到做老婆的義務」

多芸結結巴巴的說。背後的載申看下去周密分外不好。載申因爲和上級鬧矛盾,發著脾氣回來的這天,在根秀的抨擊下,黃氏遞給他一個信封,講述他合房日子已經定了。打開一看,日子正好是近日,這種事就算想做,可鋪完床鋪也難免尷尬。載申彎下腰,看著多芸的臉。

「潘半截!你,曉得那是什麽意思嗎?」

多芸腦海裏用力回顧回頭了一下黃氏的提示。

「當然囉,娘都教我了。」

「娘教你什麽了?」

「嗯!陰和陽彼此協調,身體變熱,在月圓之夜吸取精華後

載申盯著她的眼睛,多芸有點不敢和他對視,眼珠不安地轉來轉去。緊張的不僅是眼睛,潔白牙齒不自覺地咬著手指,看到多芸這樣糾結的臉色,載申禁不住想笑。

「是嘛?那麽我也盡一下所謂的義務吧?」

載申向多芸靠近一步,身上穿的官服衣角飄了一下,載申把胳膊上綁著的護腕一個一個脫下,往旁邊扔。眼見他的衣角碰上本身的裙子,多芸放下咬著的手指,不禁自立地往後退了一步。載申不予理會,又走近一步,扯下了官服上的廣多繪(一種朝鮮絲織品)。

「那,那個

多芸看到載申連官服都脫下丢棄的樣子,愈加不禁得一步步往後退,終於腦袋和後背緊貼在挂衣架的墻上。載申徐徐地靠近多芸,把手按在她兩側,多芸吞了吞口水,看到她通紅的額頭和臉蛋,載申用力忍住笑,把臉湊向她,這時多芸滴溜溜蹲上身子,慢吞吞地叛逃了。

「潘半截!你想跑哪兒去!」載申皺著臉,按住爬走的多芸。

「喂,這樣你還能逃走?」載申的話裏終於爆發了笑意。

多芸溘然一骨碌坐起來。

「我不會叛逃的。」

多芸輕輕摟住了他的脖頸,溫熱的臉柔軟地貼著他的脖子,散發著東柏香氣的髮鬢,拂過他的下巴。載申肩膀上承載著多芸的份量,她呼出的氣息在他的心裏翻騰,杭羅上衣發出的細微沖突聲從他頸後傳來,肩膀和脖子上的力氣回來了,載申徐徐吸了口氣,多芸衣領裏散發出來的隱隱香氣讓他感想暈眩。他擡起手,擁緊了多芸的肩膀。彷佛飛入手掌的小鳥一樣,多芸被他緊緊抱在懷裏。蠟燭隨著袖風搖曳兩下,發出嗤嗤的聲音,然後暗了下來。果然的房間裏,載申本身脫下的褂子和官服,攤在地上,脈搏彷佛要穿透皮膚似的疾跳著。載申擡起顫抖的手拿下多芸頭上的發簪,她的長髮傾瀉下來,垂在肩膀和腰際,東柏的香味立即充滿整個房間,多芸輕輕低下頭,載申抽開了杭羅上衣上那潔亮的衣帶。

 

近日看了第十一篇後,很多韓飯跟作者抗議,哈哈,我也有去抗議說讓她至少寫一下近日早上,嘿嘿



微風論壇成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